我的SCI文章,是如何被共同一作的?

  • Colin
  • 0
 

本人2017届理工科小硕一枚,去年毕业时两篇SCI接收,一篇一作,一篇共同一作(投稿时我的一作变成了共同一作,都是泪啊)。又到毕业季,无限感慨涌上心头,谨以此文纪念我的科研血泪史。

 

我的SCI文章

是如何被共同一作的?

 

 

来源 | 募格学术

作者 | 不要加香菜

 

 

 

01
“我会指导你毕业的”

故事开始于2014年秋。初次见到留校不久的亲导师A老师,觉得他和蔼可亲,热爱学术,瞬间感觉毕业不愁啊!然后他提到要出国镀金一年,简单交待了一下我的课题,并向我隆重介绍了B师兄,意思是课题暂时由这位大牛师兄指导。B师兄也很友好地对我说,好好干,我会指导你毕业的。我暗自窃喜,仿佛看到了科研的康庄大道。

 

开学了,本来研一只需要上课的,但是年轻气盛爱装逼的我并不能忍受背着书包去教室玩手机的生活,早早开始研读业界大牛小牛们的论文,并时常溜进实验室明察暗访,小试身手。当然了,我并没有翘课,是在课余时间开始科研的。经过第一学期的摸爬滚打,虽然没获得什么成果,但跟实验室的师兄师姐都混熟了,也学到了一些基本的实验方法。

 

02
“先放着吧”

时间来到了2015年春,研一第二学期,为了腾出时间做实验,我特意把课选得很集中,这样平均一周能有四天时间去实验室。我兴致满满,是时候开启一番宏图大业了!

 

尽管理论基础还不错,但实施起来还是遇到了很多问题。我大概花了一个月练手,一个月调整工艺,这才有了点苗头。这期间有我连续熬通宵的个人努力,也有实验室师兄师姐们的指导和帮助。随着实验渐入佳境,我也获得了初步成果。

 

B师兄了解我的实验进展之后,淡定地告诉我,虽然效果不是特别好,但是可以先写文章试试C期刊(SCI一区),边写边完善嘛。这时候研一第二学期接近尾声,看到同级的同学们才刚进入实验室,我心里还是挺自豪的。

 

于是我开始放缓了实验的脚步,定期去图书馆闭关写论文,通常一写就是一整天,真是不亦乐乎。因为各种数据处理软件都要自学,英语也毕竟不是母语,写起来还是很费脑的。暑假过去,初稿终于完成了!我看着洋洋洒洒像模像样的的六千多字的英语论文,感觉就像是自己的孩子终于诞生了(没生过孩子,但我想大概是这种心情吧)。我第一时间把初稿发给了A老师和B师兄,获得了他们的一致认可。于是我一厢情愿地认为,马上就可以投稿了吧,然后顺利接收的话,还能赶上下学期的评奖呢。

 

然而!B师兄意味深长地告诉我,“你的研究成果很不错,投C期刊有点可惜了,再好好改改吧,补点实验,投D期刊。”我听到D期刊的名字就傻眼了,人家可是影响因子十几的牛刊啊!可我只是个小硕士啊!当天晚上,A老师远程联系我,肯定了我的工作,也建议我改改再投D期刊,一切听从B师兄指导。又过了一个月,第二稿完成,不满意,接着改,第三稿,第四稿……然后B师兄告诉我:“这个要从长计议,先放着吧,不着急投。”我问还要改多久呢,他回答再看吧。

 

03
“其实他这个问题啊……”

文章搁置期间,我心里一直惴惴不安,有一次A老师从国外打来电话,建议我尝试一个新课题,虽然有点不愿意,但毕竟是有点转机了,继续努力吧!于是从头开始捣鼓起来(新方向,从零开始)

 

研二上学期过半,按照课题组惯例,我们一届的同学要作开题报告,我的报告当然是以旧课题为主。报告前,B师兄看了看我的ppt,眉头一皱,“你这个图怎么能放到ppt里呢,这可就暴露了你的创新点啊。”我感觉莫名其妙,一个课题组的,难道还怕他们偷我的不成?开题报告现场,果然学术达人E师兄问到了这个关键问题,好吧,按照B师兄的指示,坚决不透露细节啊!我搪塞两句之后,提问的E师兄以及课题组的大老板F老师显然不太满意。突然!B师兄站起来了,娓娓道来:“其实他这个问题啊……”解释一通之后,大家脸上流露出了对B师兄的钦佩之情。我懵了,不是不让我说吗,你说得那么起劲干啥?这样是不是显得我是个渣渣,全靠师兄您在指导我啊。

 

年底,A老师回国后,我的新课题进展还算顺利,从写初稿完成到文章接收,历时 10个月,也是一路艰险,此处不赘述。虽然历经坎坷,但是谢天谢地,总算是有文章了,毕业没什么大问题了(学校对毕业生有论文要求)

 

04
“加上我共同一作吧”

 

随着新课题论文的接收,B师兄很快放话:“前面那篇可以投了,加上我共同一作吧。”我想,这一定是在开玩笑吧?然后A老师马上给我看了修改后的作者栏,表情无比轻松。看到我一脸的茫然,又作了简短而不失礼貌的解释:“反正你有文章了,刚好他需要文章。”什么叫刚好?这可是科研啊!可以随便一作的啊!还不要钱的啊!我开始浮想联翩,这会不会是一场阴谋啊,B师兄可以在F老师和E师兄面前伪装成在指导我的样子,那么A老师出国这一年里,他们之间会是怎么沟通的啊,刚好拖到我新课题的文章接收就可以投稿了,有这么巧的事?

 

我尝试向A老师阐明实情,但他好像一点都不感兴趣,马上给我安排了新的任务。也是啊,他们这么多年的交情,岂容我一个小硕士说三道四?

 

后来,我硕士毕业了,还找到了不错的工作。对于科研,不是不爱,是不敢爱。

 

愿所有苦读的学子都能被温柔以待。

 

来源 | 募格学术

作者 | 不要加香菜

本文已获原作者授权,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平台编辑。

 

 

你的SCI被共同一作了吗?

 

 

欢迎留言与学术君分享

 

 

 

 

 往期精彩 

 

 

▼点击阅读原文,获取更多资源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学术资源大全

相关文章

版权声明:

本网站(网站地址)刊载的所有内容,包括文字、图片、音频、视频、软件、程序、以及网页版式设计等均在网上搜集。

访问者可将本网站提供的内容或服务用于个人学习、研究或欣赏,以及其他非商业性或非盈利性用途,但同时应遵守著作权法及其他相关法律的规定,不得侵犯本网站及相关权利人的合法权利。除此以外,将本网站任何内容或服务用于其他用途时,须征得本网站及相关权利人的书面许可,并支付报酬。

本网站内容原作者如不愿意在本网站刊登内容,请及时通知本站,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