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身边那些毕不了业的博士生们,原因竟是…

  • Colin
  • 2

 

在国内,博士三年毕业的算牛逼哄哄的了,四年、五年算正常的,六年、七年…都不在少数,我身边就有这种耗费大量时间读博却一直没有毕业的人,但仔细了解他们,会慢慢发现他们其实患有一种“病”。

 

我身边那些毕不了业的博士生们

原因竟是…

 

 

来源 | 募格学术

作者 | 如意

 

 

“导师脾气好,我们私交也不错”

 

跟我关系最密的是我的二师兄,硕士毕业五年了再回来读老板的博士,开始我们这帮师弟都是特别佩服的——认为他放弃了高薪还愿意重返校园踏踏实实做一些研究,确实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有那么一段时间,老板也乐呵呵地逢组会就夸赞,“这么多年了,我的学生还愿意再来我的手下学一点真东西……”

 

二师兄也是我认为情商最高的男人,我说的“情商高”体现在:导师一咳嗽,他就递纸;导师一喝茶,他就续水;导师一吃饭,他就带头敬酒。

 

因为相比于傻愣愣的我们,二师兄的到来缓解了很多场面上的尴尬,也让导师严肃的脸经常性地客气起来。在这方面,二师兄被我们奉为“带头大哥”。

 

对于为什么工作五年后辞职再考博?这一直是我们心底的谜。

 

有一次中秋节课题组聚餐,老板刚拿下了几个横向项目,情绪很高,头一回允许我们“红白啤”随便造,大家都喝嗨了,老板挨个地找我们唠嗑讲冷笑话,到二师兄的时候,我们也毫不顾忌地问了心里的话。

 

“因为当刘老师的学生特‘幸福’,不用担心毕业的问题。”他坦率地说,“这还得仰仗刘老师多费心思。”说完就举杯敬老板酒。

 

后来陆陆续续听其他师兄说,二师兄跟老板私交一直也不错,硕士毕业后逢年过节都经常走动,当二师兄听说老板当上博导后,又升了副院长,读博的心思才悄然而至。

 

“某一些专业就是好毕业”

 

老黄是我的邻居,某985高校机械专业硕士毕业,当初的工作是在一所二本院校当讲师,苦于硕士学历难评职称,教了两年书也辞职考博。

 

他逢人就说,“我目的很简单,只要一个博士文凭,什么专业的都行……”

 

有一次跟他闲聊,才知道他已经被某211的材料专业录取,他吐槽之余还不忘得意洋洋地跟我分析经验

 

第一,材料专业好发文章,照着别人的文章,换一种材料重新做一遍就可以发SCI。第二,材料方面的期刊档次要求也很低,可以东拉西扯凑合一些数据,很快能达到毕业要求。第三,这所211大学答应给我这个985硕士额外“照顾”。

 

看他分析得“头头是道”,我除了有一点干着急外,也只能祝福。

“只要有钱,毕业是早晚的事”

 

隔壁办公室的张师兄是一个身价过百万的经理,作为一个在职博士,是一个神龙不见尾的人。他主管某小型国营合资的一家焊接厂,读博的目的很简单——为了把厂子扩大,或者把自己的职位扩大。

 

开组会、参加学术研讨、甚至开题报告、中期报告,他都会要么以“工作很忙”推掉,有时大老板大发雷霆时,他才会拎着公文包姗姗来迟。

 

由于张师兄在厂里是行政职位,在工厂的时候根本没有时间做有关实验或者收集数据,而到学校后,也是“装模作样”地在办公室待一个下午,然后请老师们吃饭。

 

他总会私下里自信地说,“在职博士毕业肯定要好几年,只要钱到位,拖着拖着就毕业了…”。在他的观点里,所谓在职博,每年按时交钱,到时肯定有文凭,读博只变成了一个兼职类型的东西,不需要过多理会,肯定会两不耽误。

 

后来的他们……

 

一天又一天,一年复一年。

 

课题组都知道我们导师脾气好,对学生也很有耐心,又是学院的领导,因此要顾全面子。但在学术问题上,他从来都不会马虎,弟子没有真东西,没有达到毕业条件,他带头不签字,所以私交再好,二师兄今年也将要成为老板第一个被延期的博士生。

 

关于老黄,读博三年来只发表了一篇SCI,根本就达不到毕业要求,当初那些歪心思也只是以讹传讹的传闻,他现在每天也是不断操心自己的是否延期问题,今年过年,听说他都没有心思回家,一直都泡在学校实验室做实验。

 

而张师兄呢,没有开题,没有中期报告,也没发表什么实质性的文章,除了按时缴纳了比我们多几倍的学费外,博士生涯一直还在继续,如今已经第五个年头了,照此下去,他能拿到博士文凭的日子也会变得遥遥无期。(我突然想起我读本科学校的一个副教授,他一直也是在职博士,现在五十多岁了还没毕业。)

结语

 

我以前在网上看过一段很深刻的文字:博士学历已经成了科研最后的防线,容不得半点掺假,因为这是我们认知范围最后的权威

 

跟导师搞好私人关系,认为某个专业和学校好毕业,靠钱混学历……这些“走捷径”的方式看起来很受用、很快捷,但对于主要看实力的博士圈,这些都要靠边站!

 

读博不易,请靠实力。我希望每一个在读博士生都是踏踏实实地做科研,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来源 | 募格学术

作者 | 如意

本文已获原作者授权,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平台编辑。

 

 

正在读博的你

还好吗?

 

 

欢迎留言与学术君分享

 

 

 

 

 往期精彩 

 

 

▼点击阅读原文,获取更多资源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学术资源大全

相关文章

版权声明:

本网站(网站地址)刊载的所有内容,包括文字、图片、音频、视频、软件、程序、以及网页版式设计等均在网上搜集。

访问者可将本网站提供的内容或服务用于个人学习、研究或欣赏,以及其他非商业性或非盈利性用途,但同时应遵守著作权法及其他相关法律的规定,不得侵犯本网站及相关权利人的合法权利。除此以外,将本网站任何内容或服务用于其他用途时,须征得本网站及相关权利人的书面许可,并支付报酬。

本网站内容原作者如不愿意在本网站刊登内容,请及时通知本站,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