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师:我怎么摊上了这么个极品奇葩的研究生!

  • Colin
  • 1
 

现在有些研究生西装笔挺、英姿飒爽,嘴巴很会说,笔头也非常好。乍一看还能骗过不少面试官。可是,一到了用人单位,就像高老庄的猪八戒一样,露出了本来的面目。这样的“奇葩”研究生,往往在校期间种种行为令研究生导师难以容忍。

 
 
我怎么摊上了这么个极品奇葩的研究生!
 
 
来源 | 募格学术作者 | 马臻
 
 

现在有些研究生西装笔挺、英姿飒爽,嘴巴很会说,笔头也非常好。乍一看还能骗过不少面试官。可是,一到了用人单位,就像高老庄的猪八戒一样,露出了本来的面目。这样的“奇葩”研究生,往往在校期间种种行为令研究生导师难以容忍。

比如说好周一讨论,结果到了周一人不出现了,不接电话、不回电话、手机关机。到了周二,打电话来说在宿舍里拉肚子了,无法来实验室。导师想想有些蹊跷,再打电话过去,不接电话。过了几个小时,这样的研究生会突然给导师发个短消息,说在医院吊盐水,不方便接电话,手机没电了。导师打电话过去,手机又关机了。

说好周六听研究生导师的课,无论是旁听还是算学分的都行,结果临时不出现了。导师打电话问他在哪里,他会说陪女朋友在看妇科疾病,研究生导师也不好意思问了。下个星期、后个星期,又是一样的情况。

为了自己的个人私事,找了无数借口去外地,一会帮别人办车牌,一会帮弟弟转档案,一会女朋友的亲戚买房子需要他签字,一会儿说再不去外地,女朋友就要和他分手了。一会去外地考驾照,一会参加朋友婚礼,一会去家乡还信用社贷款。极端的时候,每过1-2周就跑外地,一去就是好几天。并且回来的日子会一拖再拖。

即使人在办公室,整个下午在走廊里打手机,等手机打爆了再拿公家的电话打长途。

除了欺骗导师,有的研究生还相当不尊重导师。比如导师问他在哪里,怎么不见人影,他会说:“我在楼下上厕所,这里还有一个坑,你来一起蹲?”他还会说:“我在澡堂子洗澡,要不你一起过来洗?”

更极品的是,周一不见来学校,有的研究生会在周一晚上等导师睡着了以后给导师打电话,说晚上在办公室加个班。导师又不可能穿上衣服赶到学校看看在不在,结果第二天上午,研究生还没来实验室,下午来了,给出的理由是:因为昨天晚上加班了,所以今天上午睡觉了。

研究生导师于是留了一个心眼,下午离开时把他的座位转了90度,第二天,研究生又说昨天晚上在办公室加个一个班。导师就说,你昨天晚上座位转了90度,怎么加了个班?这样的研究生便说,我没有坐自己的位子,我坐的是秘书的位子。导师说,用秘书的位子怎么处理你自己电脑里的数据?莫非你把秘书的位子堆放在你自己位子的后面?这样的研究生会说,我是加了个班,我弓着身子站在我自己的座位后面,用U盘把数据拷出来,在寝室加了个班。

善于用“情感操控术”。比如导师看到他工作不努力,便教育他。这样的研究生会说:“M老师,别给我讲这个大道理,我们不是需要实干精神吗?你的别的学生都说你整天给他们讲大道理。”

导师说他工作不努力,还不如趁早退学,他的回答是:“我就是要攀登科学高峰,为此,我辞职过来读博士,有错了吗?”他还说:“我家里都不管我。”而他对他家里的说法是:“老师都说我能按期毕业,你们就不用操心了。”对老师说在家里,对家里说在学校搞论文。

导师说:“你这样下去,我不给毕业。”这样的研究生会说:“这对你在系里的地位也不好吧?”

当导师生气的时候说:“你以后找到工作,你跑到那个单位,我的电话就打到哪个单位”,他的说法是:“光脚不怕穿鞋的,我联系上海党政法,或者新闻媒体,揭露你的黑幕。”

当导师说他工作不努力时,他甚至还会说:“是因为我经济困难,要不你借我些钱?”这一招还真灵,周围好几个老师,包括研究生导师,都爽快地从口袋里拿出五百、两千给他,还不用欠条。

更加极品的是,给了钱以后,过了一周,又会要钱:眼镜被人砸坏了,再不给钱就写不了文章了。自行车停在校门口被偷了,不支援200元就只能光着脚来学校了。手机没话费了,不给200元,你就联系不上我了。饭卡没钱了,不支援几个子儿,饭都吃不上了。信用卡公司找上门来了,再不给钱就要被带走了。导师给了钱就往外面跑,花完了再来找老师哭穷。当然,研究生家里辛辛苦苦挣来的钱也被这样的研究生卷走了。

死要面子活受罪。社会关系非常复杂,出去聚会,消费全包了。晚上出去聚会,第二天不来实验室。花光了钱,利用“上班”时间出去借钱、还信用卡,构成了恶性循环。

人不住在学校里,每天来回4个小时跑大半个上海。导师愤怒地说哪个研究生像你那样,他会说:“有哪条规定说研究生不能住在校外?”

甚至还会说,现在法律规定,“常回家看看”。M老师你自己工作忙,不去浦东看看,可是我爹娘年事已高,不知道还能看多久。我回家看爹娘,孝敬他们,帮他们分担些事,有错了吗?

导师唉声叹气当初该生从别的课题组转过来之前没有问清楚,成了又一个“sucker”。除了自己这个新教师当初不知道这个学生的情况,周围的老师都知道。从各种渠道了解的情况包括:打过几份工,每份工作都做不长;以前说好去某个地方集体采样,结果出发前人突然不见了;以前在别的实验室做实验,盖子没盖好,浓酸蒸气挥发了出来;考上博士前态度很诚恳,但考上后,博导电话、电邮都联系不上他……

刚转组时,这样的研究生会说,在以前组里写了篇文章,能不能靠这篇文章毕业。新导师说,不能这样搞。过了一阵,别的研究生看他不努力,就问他,他回答:M老师说我靠以前的文章也能毕业的。大家都很生气,因为周围同学都不想和不劳而获的人交往,而M老师根本没有说过靠以前的文章也能毕业。大半年后,这样的研究生拿出一篇英文文章,粗看起来还成,但导师在网上搜索了一下,不就是他硕士期间发表的中文论文的翻译吗?并且,该中文论文,当时的硕士生导师的名字都没有的。

为了对付这样的“奇葩”研究生,导师用尽各种方法,包括在办公室装一个微型录音机保留证据、给研究生家长打电话沟通、找领导、扣发工资、警告不好好做就不毕业、给“胡萝卜”,说只要你好好做,我给你加钱,让你毕业走人,取得了一些效果,但精力也花去了不少。

 

故事的下文:这位同学还出现作假的事。到毕业答辩前夕,M老师既不送外审,也不让延期,作肄业处理。

 

(本文纯属用来说明某种现象,请勿对号入座。)

来源 | 募格学术

作者 | 马臻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平台编辑。

 
 
身为导师的您碰过什么奇葩学生不?
 
欢迎留言与学术君分享
 
 
 
 
 往期精彩 
 

▼点击阅读原文,获取更多资源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学术资源大全

相关文章

版权声明:

本网站(网站地址)刊载的所有内容,包括文字、图片、音频、视频、软件、程序、以及网页版式设计等均在网上搜集。

访问者可将本网站提供的内容或服务用于个人学习、研究或欣赏,以及其他非商业性或非盈利性用途,但同时应遵守著作权法及其他相关法律的规定,不得侵犯本网站及相关权利人的合法权利。除此以外,将本网站任何内容或服务用于其他用途时,须征得本网站及相关权利人的书面许可,并支付报酬。

本网站内容原作者如不愿意在本网站刊登内容,请及时通知本站,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