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材火爆的大学生靠这个月入过万?遭网友“抵制”!

  • Colin
  • 0

来源 | 中国青年报

综合整理报道

 

导读

随着各种网络直播媒体竞争的白热化,一些外围的经纪公司为了降低成本吸引眼球,开始盯上了大学生市场。然而…

坐着赚钱?大学生被盯上了

据北京青年报报道,不少网红经纪公司到高校招人,承诺大学生每天直播两小时就能挣到数千元,吸引了不少大学生暑期加入。

北京青年报报道截图

记者调查发现,这些公司要求学生先发照片和视频,也有公司暗示“身材火爆”,并承诺月入万元很简单

临近放暑假时,首师大的大二学生小王在食堂门口收到了一张海报,海报上写着几个金色的大字“××传媒娱乐招募”,希望招收对影视表演、音乐、舞蹈、模特等方面有热情的艺术爱好者,要求形象出众,最好是专业院校科班出身,并标注95后优先,能接受通过直播积累粉丝。

拿到这张广告单时,小王并未当回事。但刚进宿舍时,一张广告单从门缝中飞进来,和之前拿到的广告单一样。小王好奇地扫了广告单上的二维码,这才发现是一个网红公司在学校招募直播主播。

“我们开始有点好奇,后来也见怪不怪了,毕竟身边也有同学经常在网上直播或发布搞笑短视频。”小王说。

这种现象也存在于中国传媒大学、北京电影学院、二外等高校。

说起网红经纪公司进高校招学生,中国传媒大学的一位大三学生立马在朋友圈翻出了同学分享的几个招募广告。

 

北青报记者看见,这些广告单宣传语诱惑性极强。其中,有一则广告单上写着“招主播!每天只需在镜头前坐2-3小时,无责底薪三千至五千,让你坐着赚钱”。除了招长期网红外,也有一些直播平台招直播代播,“直播唱几首歌就行,半小时50块,日结”。

 

某公司在高校发布的广告单 图片来源:北京青年报


此外,一名国际关系学院的学生反映,曾收到过网红经纪公司面试的邮件,怀疑个人信息遭到暴露。一名北师大的女生告诉记者,她曾在国家图书馆门口收到选秀节目的报名表,填过表格,但在去面试的路上才决定不去了。

除了去学校线下招人外,也有不少网红公司在网上寻找已小有名气的大学生。中国传媒大学的一名大三学生是拥有100多万粉丝的抖音“小红人”,每条短视频平均点击量1万+。自从火了后,几乎每天都有经纪公司、广告公司找到他,希望他能入驻平台。

这样的进校宣传有所效果。北青报询问的四五家网红经纪公司都表示,随着暑假的到来,不少大学生利用闲暇时间当上新主播,最少的一个月能挣两三千元,最多的可以挣万元

号称月入超三万 “身材火爆”是加分项

北青报记者在百度和微博里输入“网红公司”关键字眼后,出现了不少公司招聘网红的信息。北青报记者随机应聘几家公司发现,这些公司的招人模式类似,都要求记者提供照片或才艺展示视频,希望招到高颜值、有才艺的年轻人。

记者添加了多家网红经纪公司工作人员的微信,对方都要求先发照片和视频过去。

在看到记者发过去的一段搞笑短视频后,一家网红经纪公司的公司人员直接表示了不满意,一连发过来好几个短视频。其中一个视频里,一个年轻的女生穿着半露胸的暴露服装,抱着吉他边弹边唱。另一个视频里,一个化着浓妆的女生对着镜头说:“我是95后,目前正在读大学。”

“要把自己打扮成这样才能直播?”面对记者的疑问,工作人员说:“不被平台发现就行,具体也要看粉丝要求。”

随后,该工作人员发来大量的年轻女生照片说:“每天都有一批大学生加入我们,不一定都适合大平台,我们会输送到相匹配的平台。”

为了说服记者加入,该工作人员说:“你平时自己玩短视频什么的都是瞎浪费时间,给你发一个上个月加入我们的大二学生的信息,她上个月挣了七千多,这个月还没结束就挣了三万元,你看同样是大学生,你穷是有原因的。”

此外,记者还应聘了另一家网红公司的经纪人岗位。对方直接发过来一份岗位说明及待遇的文档,特意注明经纪人“有演艺类校园资源更佳”。在主播基本要求里,身材火爆、有才艺是加分项。

而待遇则是依据经纪人签约主播人数、主播质量而定,最高等级的经纪人可“每年北京培训一次,全程百万级以上豪车接送,五星级酒店住宿,包含来往机票”。

北京某文化传媒公司的网红直播间 图片来源:北京青年报

也有人月入只有几百 律师提醒:签约时要仔细查看条约

首师大的大二女生李如(化名)在大一时就当上了主播,想通过这份兼职挣点零花钱。“大学的课程比较散,没办法用一整天做兼职。”李如说,她在网上看到了一家经纪公司招聘主播的广告,通过面试、试播后就签了合同。

“我自己花钱买了两三百元的声卡等装备,每天在宿舍直播,直播前要好好化下妆,打开直播平台的美颜功能。”李如应聘的是才艺主播,每天都要唱会儿歌,聊会儿天,偶尔还要跳下舞。

但做了几个月,过了新鲜劲儿后,李如开始想放弃。“我直播的时候,特别怕直播间没人,有时还会碰到说话很难听的人,坐得时间久了,我的腰也经常疼。”

实际上,李如也没挣到多少钱,“虽说保底收入是两千,但我直播的时间很零碎,总是撑不够公司规定的时长,每个月只能拿一千出头,加上公司还要抽取40%的提成,到自己手上的不过两三百。

“我最近有想过放弃直播。但是想到直播不会占用太多时间,算是一个相对轻松的挣钱机会,最近有空的时候还是会播一下。”

在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律师赵占领看来,大学生兼职做网红的行为不违法,但存在部分公司借网红之名行骗,利用大学生的好奇心非法盗取个人信息。赵占领建议,学生在与正规公司签约时要仔细查看条约。在开播之前,学生要注意公司是否要求主播做一些违法行为、说出格言论等,“如果有的话一定要抵制,否则最后承担法律后果的是学生本人”。

 

中青评论:有多少坑等着你

面对招聘者的“舌绽莲花”,薪酬待遇吹上天,现实中又有多少人能够抵御诱惑呢?

从报道情况看,这样的“好事”,其实也藏着很大的法律风险。

首先,个人信息有泄露之嫌。

有的大学生为了“抢”到这份理想的兼职工作,按照公司要求,不仅发去了自己的照片和视频,还填写了关于个人情况的报表。但是,这些个人的信息能否得到妥善的保管、运用,却成了未知数。

其次,直播内容打法律擦边球。

为了吸引眼球,增强竞争力,很多网络直播不是在创新上下功夫,而是在“暴露”上做文章。面对记者“打扮成这样才能直播”的疑问,一些网络经纪公司表示,“不被平台发现就行,具体也要看粉丝要求”。在他们发来的示范视频里,“一个年轻的女生穿着半露胸的暴露服装,抱着吉他边弹边唱”。如此操作,没有商业自律,没有法律约束,只有赤裸裸的经济诉求和侥幸心理。

第三,劳动报酬暗中缩水。

 

据报道,一些广告单宣传语诱惑性极强,“招主播!每天只需在镜头前坐2——3小时,无责底薪3000——5000元,让你坐着赚钱”“直播唱几首歌就行,半小时50元,日结”,这些“虚假宣传”很容易让人产生“遍地是黄金”的错觉。而现实往往是,有的直播设备还要自己购买,有的“直播的时间很零碎,总是撑不够公司规定的时长”,“每个月只能拿1000元出头,加上公司还要抽取40%的提成,到自己手上的不过两三百元”,这种薪酬待遇与承诺相差甚远,也与劳动合同法“非全日制用工小时计酬标准不得低于用人单位所在地人民政府规定的最低小时工资标准”的要求不相符合。

其实,大学生的主业是学习,在不影响学业的前提下,做点兼职工作,并不违法,也无可厚非。更值得警惕的是,为什么网络平台上的非法招聘泛滥、乱象纷飞却未能得到有效遏制?

依据侵权责任法,“网络服务提供者知道网络用户利用其网络服务侵害他人民事权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也就是说,如果监管不到位,导致大学生兼职“网红”受到不法侵害,网络平台不仅要受到行政处罚,还要承担连带民事责任。

当然,从现行法规看,针对网络直播这种新事物的规定还有亟待完善之处。在劳动合同法、网络安全法等法律基础上,进一步明确网络平台、直播企业、经纪公司、网络主播和粉丝的法律关系,压实网络平台监管责任、直播企业法律责任,网络直播才会更安全,更有生命力。

网友:读书才是硬道理

经媒体报道后,此事也引发网友讨论。不少网友坐不住了,纷纷“抵制”,提醒道,这种兼职不要做!

但也有网友表示,对于这些行业并不能一味地贬低,因为他们中也有认真付出的人↓↓↓

在网友评论中,不少人都认为,“读书才是硬道理”,应该“脚踏实地,做好自己”↓↓↓

你觉得呢?

 

来源于:中国青年报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源。

 

后台回复关键词:福利

学术君精选

研究生该主动做什么?导师会帮你什么?

大学老师的月薪多少?4万多一点!

当北大博士都去了三流大学任教

▼ 点击「阅读原文」,获取更多免费资源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学术资源大全

相关文章

版权声明:

本网站(网站地址)刊载的所有内容,包括文字、图片、音频、视频、软件、程序、以及网页版式设计等均在网上搜集。

访问者可将本网站提供的内容或服务用于个人学习、研究或欣赏,以及其他非商业性或非盈利性用途,但同时应遵守著作权法及其他相关法律的规定,不得侵犯本网站及相关权利人的合法权利。除此以外,将本网站任何内容或服务用于其他用途时,须征得本网站及相关权利人的书面许可,并支付报酬。

本网站内容原作者如不愿意在本网站刊登内容,请及时通知本站,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