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前轰动学术界的9篇论文撤稿事件,为何如今只撤回了2篇?

  • Colin
  • 1

综合整理报道

作者 |  中洪君

 

「一年前,日本麻醉师协会(JSA)建议收回9篇论文,

但期刊目前只收回两篇。」

2017年,JSA建议期刊收回9篇论文,因为这些论文是一位日本研究人员与一个臭名昭著的骗子(藤井善隆)合作完成的。但是,期刊编辑部并没有将其全部收回,而截止2018年8月21日仅仅只收回了两篇。

 

造假记录持续第一的藤井善隆

此研究人员就是日本八千代医学中心和东京女子医科大学的斋藤。斋藤(Yuhji Saitoh)与日本麻醉学家藤井善隆(Yoshitaka Fujii)有多篇合著论文。

藤井善隆(图源:网络)

说到藤井善隆,想必大家都耳熟能详。藤井善隆(Fujii Yoshitaka)是日本的麻醉学研究员,他从2012年到现在,被发现至少编撰了183篇科学论文的数据(这些论文也被撤回),被认为是单个作者被撤的最高纪录。就在最近,爱思唯尔出版社又一次撤回了藤井善隆的21篇文章,使他总共被撤的文章达到204篇。藤井善隆也被誉为坐在办公室里不需要做实验,专门凭空杜撰科学研究论文的人。他的这个造假纪录,很难有人能够追平。

目前,斋藤已经收回了39篇论文,其中许多是与藤井善隆合作的。但事实证明他并不是一个完全无辜的旁观者,收到不当行为的指控后,日本麻醉医师协会(Japanese Society of Anesthesiologists, JSA)调查了斋藤已经发表的大约40篇作品。JSA对其论文的调查并非空穴来风,至少在某种程度上与2016年两名麻醉师——约翰·卡莱尔(John Carlisle)和约翰·劳兹曼(John Loadsman)对其数十篇论文的检查分析有关。

《The Retraction Watch Leaderboard》对此也曾经有过报道。他们分析检查的论文中有23篇论文是与藤井善隆合作完成的。约翰·卡莱尔和约翰·劳兹曼他们确定了几个与藤井善隆合作的潜在问题,包括不太可能已经进行了随机抽样。

根据2017年9月发布的报告,审查委员会:“确定10篇已经发表的作品涉嫌有明确的道德违规行为,其中一篇论文已经收回(a committee “identified ten publications with clear ethics violations, one of which has already been retracted.”)”。另外的9篇论文中已经收回的只有2篇,即一篇是 2004年在《麻醉》(Anesthesia)杂志发表的论文,另外一篇是 2010年在《麻醉学报》(Journal of Anesthesia)发表的论文。

虽然将一篇被认为存在瑕疵的论文撤回看似是一项简单的任务,但是,《The Retraction Watch Leaderboard》网站对于像藤井善隆和约阿希姆·博尔特(Joachim Boldt)这样臭名昭著的骗子的撤稿记录有很多,在《The Retraction Watch Leaderboard》排行榜中获得冠军和亚军。许多期刊在数年期间已经收回了他们的一些作品。即使直接要求撤稿——如来自大学等进行的调查结果,作为期刊而言,并非那么简单,可能需要数年的时间。

斋藤的7篇论文依然在学术界有人引用:

(1)2005年发表于《加拿大麻醉杂志》(Canadian Journal of Anesthesia)的论文已经被引用11次——“Delayed recovery of vecuronium neuromuscular block in diabetic patients during sevoflurane anesthesia,” Canadian Journal of Anesthesia, published in 2005, has been cited 11 times, according to Clarivate Analytics’ Web of Science.

(2)2003年在《加拿大麻醉杂志》(Canadian Journal of Anesthesia)发表的论文,已经被引用7次——“Neuromuscular blockade can be assessed accelerographically over the vastus medialis muscle in patients positioned prone,” Canadian Journal of Anesthesia, published in 2003, has been cited seven times.

(3)1997年在《加拿大麻醉杂志》(Canadian Journal of Anesthesia)发表的论文,已经被引用14次——“Train-of-four and double burst stimulation fade at the great toe and thumb,” Canadian Journal of Anesthesia, published in 1997, has been cited 14 times.

(4)1996年在《加拿大麻醉杂志》(Canadian Journal of Anesthesia)发表的论文,已经被引用7次——“Recovery of post-tetanic and train-of-four responses at the first dorsal interosseous and adductor pollicis muscles in patients receiving vecuronium,” Canadian Journal of Anesthesia, published in 1996, has been cited seven times.

(5)2003年在《英国麻醉学杂志》(British Journal of Anaesthesia)发表的论文,已经被引用16次——“Monitoring of neuromuscular block after administration of vecuronium in patients with diabetes mellitus,” British Journal of Anaesthesia, published in 2003, has been cited 16 times.

(6)1993年在《英国麻醉学杂志》(British Journal of Anaesthesia)发表的论文,已经被引用41次——“Recoveries of post-tetanic twitch and train-of-four responses after administration of vecuronium with different inhalation anaesthetics and neuroleptanaesthesia,” British Journal of Anaesthesia, published in 1993, has been cited 41 times.

(7)2009年在《福岛医学科学杂志》(Fukushima Journal of Medical Science)上发表的论文,因为未被Web of Science收录,被引用情况不详。但是,通过谷歌学术搜索结果显示,被引用一次。——“Reversal of vecuronium with neostigmine: a comparison between male and female patients,” Fukushima Journal of Medical Science, published 2009, has not yet been indexed.

 

 

根据日本麻醉医师协会(JSA)发布的报告,自从一年前开始,每篇论文的被引数量并未出现大幅改变。另外,藤井善隆并非是被要求撤回的9篇论文当中的任何一篇的共同作者。

 

为何其余7篇文章迟迟未被收回

 

我们联系了加拿大麻醉杂志和英国麻醉杂志的编辑,了解到延迟的原因。

CJA主编Hilary Grocott告诉我们:仍在努力

 

Grocott还补充道:

由于我们每年只有非常少的工作人员处理数百份提交文件,因此处理撤稿所涉及的程序(尽管它们很重要)通常需要比理想情况更长的时间。诚然,我们的努力必须首先集中在优化我们发布的材料的质量,部分是为了先发制人地避免未来的撤销,同时也为我们的作者和同行评审人员及时处理他们的新手稿提供最佳服务。

当我们联系BJA编辑Hugh Hemmings时,我们听到斯坦福大学教授Steve Shafer的回复,他被要求协调撤稿,因为他作为Anesthesia&Analgesia的编辑曾多次处理该撤稿事宜,而且Annestgesia已经撤回了许多藤井善隆的论文。

 

Shafer说,这种延迟是因为正当程序需要“大量时间来处理”,特别是对于那些试图在手术和研究以及其他责任方面履行期刊职责的工作编辑而言。

 

我们在从文献中汲取一些东西时要相当谨慎,” 母公司非营利组织董事会成员谢弗说。

 

在这个情况下,Shafer不得不仔细阅读斋藤的原始的论文、Carlisle和Loadsman的分析、JSA的分析,以及在Saitoh被要求提供证据支持他的发现后的广泛回应。在这封信中,斋藤单独为这些文件辩护,并声称在他撰写这些文件时,他所在的机构中没有道德委员会(Shafer已经调查过,发现事实并非如此)

斋藤还说电脑病毒摧毁了他的一些数据,他还销毁了一些数据以保护参与他研究的病人的机密性。

 

斋藤的信总结道:我收集了数据并真诚地写了手稿

 

根据Shafer的说法,官方撤回这些文件的工作“正在进行中”。

原文链接:https://retractionwatch.com/2018/08/21/a-year-ago-an-academic-society-recommended-nine-papers-be-retracted-journals-have-retracted-only-two/

 

来源于:来源 中洪博元医学实验帮 中洪君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源。

 

后台回复关键词:福利

学术君精选

中山大学教授就性骚扰事件发声明:有不当行为,但网文也有不实

中国老教师考察美国后信仰崩塌:我们比贪污腐败的更可怕…

教师遭遇“家长暴力”,家校关系怎么了?

▼ 点击「阅读原文」,获取更多免费资源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学术资源大全

相关文章

版权声明:

本网站(网站地址)刊载的所有内容,包括文字、图片、音频、视频、软件、程序、以及网页版式设计等均在网上搜集。

访问者可将本网站提供的内容或服务用于个人学习、研究或欣赏,以及其他非商业性或非盈利性用途,但同时应遵守著作权法及其他相关法律的规定,不得侵犯本网站及相关权利人的合法权利。除此以外,将本网站任何内容或服务用于其他用途时,须征得本网站及相关权利人的书面许可,并支付报酬。

本网站内容原作者如不愿意在本网站刊登内容,请及时通知本站,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