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波老师遭实名举报!

  • Colin
  • 1

来源 | 中学生读写(ID:zxsduxie)

作者 |  读写菌

 

继上一波《这些老师我受够了,我要实名举报他们!》后,又有一大波校长、老师不幸中枪,被实名举报,按照当前有关部门的规定,他们很可能会被清除出教师队伍。

 

01

 

 

第一位被实名举报者,是一位校长。近来上级三令五申,不准教师兼职,但这位校长不仅对教师走穴不管不问,还为走穴教师打广告!

 

其中一位老师,在学校门口摆茶摊,卖碗茶,来喝茶的人中,竟有不少是其学生或同事。这位老师在讲课时,也会拐弯抹角谈谈自己的茶摊,引诱学生去喝茶,真是钻到钱眼里了。

 

还有一位老师,因为生活困顿,想上班时间帮人刻印治章赚钱,这位校长不仅不禁止,还和学校11名教师联名,在报纸上登出治印广告。在广告中,校长还亲自拟定价格:“石章1200元,牙章每字3000元,边款每分字作一字计,过大过小加倍。润资先惠,七日取件。”

 

这其中有没有回扣?希望有关部门查清楚。

 

对了,那位摆茶摊的老师叫费孝通,那位刻印章赚钱的老师叫闻一多。这位帮老师走穴的校长,叫梅贻琦

 

清华校长梅贻琦

 

02

 

 

 

第二位被举报的,是一位中学老师,他利用手中权利,在毕业考试中明目张胆多给学生判分,简直比前段时间爆出的高考试卷掉包事件(虽然后来证实是假的)还要恶劣。

 

在地理考试中,有位考生在试卷中看到一道自己喜欢的题,他对这个问题有较多研究,他兴之所至,竟随意发挥,尽情挥毫,洋洋洒洒几千字,都是答非所问,完全忘记是在考试。刚答完这道题,考试结束的铃声就响了,他只好悻悻地交了卷。

 

按照常理推算,这位考生一没答完题,二又所答非所问,不该及格。可是,卷子发下来后,老师竟给了75分!阅卷老师还给写了很长的评语表扬他。

 

这样批卷,对得起这位考生,对得起其他考生吗?是不是有违公平?再说,谁能保证不是这位老师漏了题,所以那位考生才对那道题回答深刻,对其他题目无话可说?这其中猫腻,我们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请有关部门记住,这位侥幸及格的考生,叫钱穆;给他判卷的,叫吕思勉

 

史学大师钱穆

 

03

 

 

 

上面那位考生,最后得75分,毕竟还回答了一道题;要举报的第三位老师更加过分,竟然给一位物理交白卷的学生判了及格,让他顺利毕业。

 

这所学校,是南开中学;这个考生,叫谢邦敏。

 

谢邦敏同学严重偏科,喜欢文学,理科成绩却总是垫底。在毕业考试中,他发现物理试题几乎一道也不会做,索性交了白卷,还在试卷上填词一首,其中写道:“今朝纵是交白卷,柳耆原非理组人。”

 

你看,何其玩世不恭!简直大逆不道!这是对考试制度和师道尊严赤裸裸地挑衅!

 

给他判卷的老师,叫魏荣爵。面对谢邦敏的白卷和词作,他不仅没报告学校,也没判零分拉倒,而是也写了一首诗作评语:“卷虽白卷,词却好词。人各有志,给分六十。”你听听!你听听!

 

据说,后来,谢邦敏顺利地拿到毕业证,考入西南联大法律系,成为新中国北京首任刑庭庭长。但是,他后来的成功不能掩盖当年的错误,我们必须倒查到底。

 

魏荣爵老师也没有认错,他和同事们认为:“考试不是衡量一个学生的绝对标准,人的本身才是目的、是尺度、是根本,其他的一切都是从属的、次要的。”你听听!你听听!

 

魏荣爵院士

 

04

 

 

 

第四位被实名举报者,是一位结巴老师,他讲话期期艾艾,耽误学生宝贵时间。学生们这样笑话他:“一句话在黑板上已经写完,他的话还没说完。”

 

更可恨的是,为了遮掩自己结巴,这位老师有一嗜好:每次上课必点一次名。点名也不利落,学生名字都被拉成面条,“杨振宁”变成了“杨、杨振、振振、振宁”。这位老师上一堂课,除点名浪费时间,还随意讲些教科书之外的内容,一学期的教学计划,他总用两学期讲完。

 

很多家长联名上书,要求学校更换老师,家长们说:“我们不清楚他是怎样拿到教师资格证的,希望有关部门一查到底!”

 

这位老师,叫冯友兰,在西南联大任教。他女儿宗璞,写过一篇《紫藤萝瀑布》,选入初中教材,但我们不能爱屋及乌,还是请有关部门处分他,也不必开除他,可以让他干后勤!

 

哲学家冯友兰

 

05

 

 

 

还有这么一位教师,架子特别大,上课时,开口第一句话就是:“来听我上课,是你们的幸运······”你听听,这不是目无学生吗?这哪是一位教师应该说的话?

 

更可恨的是,他上课竟让5个学生伺候,有的端茶倒水,有的负责板书;他国语讲不好,普通话连丙级都达不到,上课还要让一个学生当翻译!简直太放肆了!前几年,有位女教师,雨天有学生主动为她打伞,被人拍了照片发到网上,女老师就受了处分。可是,这位让学生端茶倒水的老师,却没人管,是可忍,孰不可忍?!

 

这位老师的大名,叫章太炎;给他当翻译的叫刘半农,给他写板书的叫钱玄同,给他端茶倒水的叫马幼渔,这几位学生的所作所为,百度上都能查得到,也希望有关部门管一管。

 

国学大师章太炎

 

06

 

 

还有一位大学教授,上课前,先要由校役一壶茶,再带上两尺来长的竹制旱烟袋,讲到得意处,就一边吸着旱烟一边讲课,下课铃响也不理会,拖堂拖到学生憋不住尿。

 

而且,他不讲团结,瞧不起闻一多、朱自清,对沈从文尤其蔑视。学校要提沈从文为教授,他勃然大怒,说:“他要是教授,那我是什么?”

 

这种人,还能有点合作意识吗?学校要求集体备课,能让他做主备人?

 

这位“教授”不仅瞧不上同事,也看不起领导,他拒绝领导到校“训话”,又拒绝学生“迎送如仪”,声称“大学不是衙门”,坚决不接待领导。你看看!你看看!

 

这样的老师,必须赶紧开除出教师队伍,以免他用这些乌烟瘴气的思想毒害学生!

 

国学大师刘文典

 

07

 

 

 

还要举报一位老师,虽然我们很喜欢他的作品,但为了教育大计,也只能狠狠心抛掉个人喜好,大义灭亲!

 

这位老师极不负责,他说:“我的课讲得不精彩,你们要睡觉,我不反对,但请不要打呼噜,以免影响别人。”简直太过分了,要知道,没有教不好的学生,只有不会教的老师,你教得不好,怎么能让学生睡大觉!

 

而且,这位教师品质卑劣,竟然给女学生写情书,其中还说:“我不但爱你的灵魂,还爱你的身体。”多么肉麻!这简直是耍流氓了!这位女学生气呼呼找校长,校长竟然和稀泥,要为二人做媒!

 

这老师,叫沈从文;这校长,叫胡适。对了,还有那女生,叫张兆和

 

沈从文与张兆和

 

08

 

 

 

最后被举报的老师,也许今天还在课堂上。

 

他叫王晓琮,哈理工大学的讲师。他14岁考入北京大学少年班,18岁考入浙江大学研究生,可是这么多年来,他不求上进,只知道低头教学,现在还是个讲师。

 

他不修篇幅,“夏天穿塑料凉鞋,冬天穿黄色胶鞋。鞋子破了,他也不换”,在食堂吃饭,甚至公开舔盘子,影响了教师形象,以至于很多学生把他当做锅炉工。

 

我们建议将王晓琮老师将错就错,就让他去烧锅炉,反正他也不在乎名利。

 

和他作伴的,应该是河南大学的常萍老师,她“不出书、不写论文、不申报职称”, 被称为“三不老师”,2016年以讲师身份退休。他们俩去烧锅炉,必将是职称最高的锅炉工。

 

王晓琮老师在上课

 

其实,举报人也清楚,这几年,我们的教育发展水平越来越高,对教师的管理越来越严格,通过集体备课、捆绑评价、学分管理、量化打分、职称评定、资格认定、绩效管理等手段,大大提高了教师的工作积极性,教师教育教学水平也越来越高,已经很难找到上面那样的不合格教师了。

 

但是,俗话说,“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这些害群之马虽然是极少数,但影响很是恶劣。我们必须揪出他们,最好永久性清楚出教师队伍,以永葆教师队伍的纯洁性和先进性!

 

来源于: 中学生读写(ID:zxsduxie) 作者 读写菌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源。

 

后台回复关键词:福利

学术君精选

该市规定:发一篇Science奖100万,一区10万,中文期刊也有2万,看你能拿多少钱?

西湖大学:做科研伊甸园,博士后站带头人仅33岁

帝都高校歧视指南

▼ 点击「阅读原文」,获取更多免费资源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学术资源大全

相关文章

版权声明:

本网站(网站地址)刊载的所有内容,包括文字、图片、音频、视频、软件、程序、以及网页版式设计等均在网上搜集。

访问者可将本网站提供的内容或服务用于个人学习、研究或欣赏,以及其他非商业性或非盈利性用途,但同时应遵守著作权法及其他相关法律的规定,不得侵犯本网站及相关权利人的合法权利。除此以外,将本网站任何内容或服务用于其他用途时,须征得本网站及相关权利人的书面许可,并支付报酬。

本网站内容原作者如不愿意在本网站刊登内容,请及时通知本站,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