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师的自我修养:做人难,做论文指导老师更难!

  • Colin
  • 0

来源 | 学术志(ID:xueshuzhi001)

作者 | 曾鸣



我以玉皇大帝的名义,郑重宣誓:我愿意做该名同学的论文指导老师,从今日起,不论开题、中期、查重还是答辩,都会爱他,保护他,尊敬他,安慰他,直至延期。无论他的论文有多烂,我都不会和他解除论文指导关系。


这就是我,一名论文指导老师的自我修养!


也正因为如此,我可以Hold住任何副院长以上级别的表扬。





我是一名有技术、有经验、有修养的毕业论文指导老师。

 

熬夜给学生改论文,无论多想原地爆炸,我都会保持温文尔雅,从来不骂翟天临。

 

开题已经好几个月了,指导的学生仍然不接电话,不回短信,我从来不会暴跳如雷,也从不担心他出了什么问题,而是默默打开他的朋友圈,为他点个赞,或者转一篇满满都是正能量的文章,名字叫做《什么时间开始都不算晚》。

 

每次收到学生的论文,我从来都不会粗暴地立即打开,而是认真地准备好水和速效救心丸,然后在心里默念:“孩子都是好孩子,论文好坏和情商智商无关”。



听到学生质疑写本科论文的合法性,我从不惊慌失措,而是带着一种见过世面的口吻告诉他,我健步如飞的WORD都是那时候学会的。

 

每次看学生论文,我都会去办公室看,因为在那里我可以不断提醒自己:“这是公家的电脑,不能砸”。

 

每年正式答辩前,我都会给学生安排至少五次预演,目的就是为了让其他评委老师知道,答辩时我学生吹的牛的确是牛,而不是驴或其它动物。

 

每当听到学生滔滔不绝地讲论文的创新性,尤其是填补了某一项人类的空白时,我都会努力憋住笑,然后向他投去赞赏的表情。

 

学生论文很烂,但又不得不让他通过答辩时,我绝不会愤怒地把论文扔回去,而是充满惋惜地告诉他,“对不起,二次答辩的名额已经用完了,所以,你过了”。

 

我有一个好习惯,每次批评学生的论文之前,都会先引用一段鲁迅先生的名言:“譬如厨子做菜,有人品评他坏,他固不应该将厨刀铁釜交给批评者,说道你试来来做一碗好的看”。

 

交论文那几天,我经常去医院开些安眠药,因为总怕半夜梦见交论文的日期到了,而学生还没写完。

 

我总喜欢和老杨老师一起看学生的论文,因为两人若都看怒了,彼此交换一下,还能得到些许的安慰。

 

每次看学生论文,我都会让同事把我的左手捆住,因为老是怕自己手贱给学生改格式。

 

发现学生论文是从网上抄的,感觉论文根本对不起我写的评语时,我从不压抑、痛苦、焦虑和狂躁,而是语重心长地告诉她:“做人不能太实在,你不要总可着一篇文章抄”。

 

基于多年的毕业论文指导经验,我初步得出了一项重大的科研成果,即当学生的论文写的山重水复疑无路时,只要换个题目就能解决所有问题。

 

算命的总说我有贵人相助,遇到什么犯愁的事,自己不用做什么,只需耐心等待就好了。我觉得他说的很对,因为每次到了学生交论文的最后期限,我都如坐针毡,生怕他们交不上,但我的人生经验告诉我,每次都会有奇迹出现,最后三天他们总能写完。

 

乱云飞渡仍从容,面对学生论文的复杂局面,我的策略就是暴饮暴食。



论文致谢里的指导教师“张教授”并不是我,但我也从不生气,因为这小子日后闯出什么祸来,至少能证明为师不是我。

 

我从不剥夺学生致谢我的权利,即便是看到致谢辞里的我,付出了感动中国般的努力而得出这样一篇不可用语言描述的论文时,我从不觉得是在讽刺我。

 

每当学生因为论文太烂而痛哭流涕或假装痛哭流涕时,我都会绞尽脑汁,想三天三夜,为她那一无是处的论文想一条可以安慰她的理由。例如,论文结构虽有问题,但致谢写的真是不赖。




这就是我,一名论文指导老师的自我修养!

 

面对任何副院长以上级别的表扬,我都报之以诗一样的语言:

 

从明天起

和每一个导师通信

告诉他们我的幸福

那《论文指导老师的自我修养》告诉我的

我将告诉每一个人

……

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


本文来源:学术志(ID:xueshuzhi001)

作者:曾鸣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源。



如果不想错过每日精彩

一定要星标置顶哟~ 


后台回复关键词:福利

学术君精选

又一985高校收了两家医院!高校抢滩医院,释放了什么信号?

中科大招这个专业的博士生放大招:待遇保底每年10万!

IEEE下令清理华为系审稿人后,清北两教授发声退出IEEE相关职务


▼ 点击「阅读原文」,获取更多免费资源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学术资源大全

相关文章

版权声明:

本网站(网站地址)刊载的所有内容,包括文字、图片、音频、视频、软件、程序、以及网页版式设计等均在网上搜集。

访问者可将本网站提供的内容或服务用于个人学习、研究或欣赏,以及其他非商业性或非盈利性用途,但同时应遵守著作权法及其他相关法律的规定,不得侵犯本网站及相关权利人的合法权利。除此以外,将本网站任何内容或服务用于其他用途时,须征得本网站及相关权利人的书面许可,并支付报酬。

本网站内容原作者如不愿意在本网站刊登内容,请及时通知本站,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