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岁考上硕士,105岁准备考博士,人生从没有太晚的开始

  • Colin
  • 0

来源 | 募格学术

编辑 | 学术君



有这样一个人:战乱时几次和死亡擦肩,中年时救助孤儿,75岁做背包客旅行海外,93岁做义工,95岁读硕士,100岁时书法作品被世界第三大图书馆大英图书馆收藏,出自传,做畅销书作家……105岁时准备考取博士学位。


他叫赵慕鹤。一位传奇的老人,也是一位对生活无比热爱的赤子。


生活最沉重的负担不是工作,而是无聊


1911年,赵慕鹤出生在山东一个读书人家。36岁时,参加徐蚌战役,和死亡擦肩而过。39岁,背井离乡来到台湾。40岁时,他任职高雄师大,救助过孤儿,兢兢业业、与人为善,直到66岁退休。

  

退休后,在同龄人都大呼“终于轻松了”,开始安享晚年的时候,他的心却怎么也安不下来。他的生活状态,正如罗曼·罗兰所说:“生活最沉重的负担不是工作,而是无聊。”


赵慕鹤想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年过七旬,没有太多积蓄,英语就只会说Yes和No,年事已高又倔强地不肯报旅行团,赵慕鹤环游世界的“任性”想法着实把他的朋友们吓了一跳。


“如果出国玩一趟要准备很久,要懂语言,要有钱,那就三辈子都出不了国了。”他这样说。为了省钱,他和20个年轻人住过青年旅社。不会外语,他先找中餐厅,请服务生帮忙写下他要去的下一个目的地,拿着这张纸就能买了火车票。


最可贵的是,他从不倚老卖老,享受别人馈赠的同时,也在尽力回报。在伦敦,赵慕鹤借宿在以前学生的家中,他坚持要帮学生擦玻璃,扫地,做饭。


他就这样看了埃菲尔铁塔,还在莱茵河上痛快地唱了首歌。


当他神采奕奕地回到台湾,朋友们惊佩他的勇气:“当初就不怕回不来了?”“怕什么?大不就死在外面!”正是这置之死地的勇气,为他的生命打开了新的天地。


成全球最老硕士


赵慕鹤87岁时,孙子正准备考大学。为了鼓励孙子,他也临时报了名。

  

第一年,两个人都落榜了。他不服输,第二年卷土重来,他常常复习到凌晨两点。最终赵慕鹤和孙子一起考中,他考上台湾空中大学艺术系。有人给他泼冷水:“如果你读完,我给你下跪。”


赵慕鹤淡然一笑,却心存执念:能活到那天就能毕业。赵慕鹤开启了老年学霸模式。


他每天骑着自行车去学校,从不缺课,唯一的一次迟到,是因为自行车和摩托车相撞了。“决定做什么事情,就要狠一点,否则做不成。”仅仅在课堂上用功是不够的,当那帮孙子辈儿的同学玩游戏、谈恋爱的时候,赵慕鹤却在挑灯夜战,复习功课。


努力没有白费,赵慕鹤用了四年就修满128学分,在91岁那年成为全班第一个顺利毕业的学生。


  赵慕鹤和他年轻的同学们关系处得非常好


95岁那年,他又和朋友的儿子相约一起考硕士。挑灯夜战三个月,考上南华大学哲学研究所。每周三天课,因为学校在嘉义,距离高雄的家比较远,赵慕鹤需要早上5点起床,骑自行车近20分钟到高雄火车站,两个小时的车程后,再搭校车到学校。三年的时间里,他从不无故缺课。98岁时,他完成硕士论文。作为全球最老的硕士,创下了吉尼斯世界纪录。


  98岁时,赵慕鹤硕士毕业


2015年,他来到台湾清华大学中文系旁听,准备考取博士学位。他说:“人生中唯一的幸福,就是不断前进。”


保护“鸟虫体”书法


即使再知名的书法家也不敢说自己练习书法已有近百年,但赵慕鹤可以。他幼年师从一位清朝贡生学习“鸟虫体”。这种字体始于春秋时期,每一个笔划都是一只鸟或一只虫,书写不易,已经逐渐失传。

  

赵慕鹤用一只秃笔竭力保护着它。每天在灯下练习,一坚持就是数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