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痛,32岁青年医生猝死,系北京大学眼科学博士

  • Colin
  • 0

来源 | 中国医学博士联络站、中外学术情报、募格学术此前报道

编辑 | 学术君

北京同仁医院团委副书记、眼科青年医师王辉博士于2019年6月30日在家中心脏骤停,经朝阳医院全力抢救仍不幸离世,终年32岁。王辉博士的家属在他去世后已做出捐献遗体角膜的决定。

                            

                

王辉,男,住院医师,毕业于北京大学,眼科学博士,曾于日本名古屋大学附属病院眼科进修学习,擅长眼外伤、斜弱视、白内障、青光眼等疾病的诊治,任北京同仁医院团委副书记,曾获2016年“全国十佳优秀住院医师”称号。

2014年,王辉在北京大学完成了八年制医学教育后,到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同仁医院眼科中心工作。2016年,王辉被评为全国优秀住院医师。

                 

                        

繁重的临床工作能从容应对,面对急诊夜班一晚100多的病患,能做到心态平和意识集中不出差错;复杂的疾病情况可以坦然处置,经历繁琐困难的手术能做到毫不疲倦认真学习;面对突发的情况、焦虑的病患临危不乱,遇到沟通问题、患者疑问,能做到有效的交流耐心的解释。       

据同事介绍,王辉生前是一名非常勤奋、敬业的医生。他的离去,让人感到非常痛心。在王辉离开后,他的妻子(其北大同学)决定捐出丈夫的眼角膜,向医学奉献全部。

不幸事件背后,隐藏着普遍存在的过劳问题

导致频繁发生医生猝死事件的原因,首先是长期的连续几小时甚至几十小时的高强度工作,且得不到足够的休息。

             

其实这类事件并不是首次了。  2018年,就有在规培期间的研究生值完夜班突然去世的事情。

2018年4月,在镇江市第一人民医院呼吸内科做 ” 规培生 “的研一学生小顾,在经历了晚上不到 6 点到第二天上午 8 点的夜班值班后,在交接班过程中,突然晕倒,后没有抢救过来,死因据介绍是心源性猝死。

从事科研工作压力大,众所周知。很多青年学者经常过着5+2、白加黑的生活状态。医学生更是如此。难怪也有很多人表示“能再来次选择,绝对不选择学医。

从另一个方面来看,拥有高学历的青年群体,往往都有很高的自我要求和自我期待,在优秀是一种习惯的同时,经常透支身体往往也是这个群体不可忽视的问题。针对这一起起的恶性事件,大家应该引起对健康问题的警觉。

不过,从根本上来说,也希望科研机构能够改变一些现有制度,保护青年群体的身体健康。比如医院,可以尝试改变既往的值班制度。在国内常见的一种值班方式是24小时全天值班,从早上8点(实际可能7点就开始了),到第二天8点下夜班,但实际中可能要第二天的中午甚至下午才能下夜班,如果遇到急诊手术,可能连续48小时待在医院。这种“白连夜、夜连白”的值班制度,长期下来,往往给医护造成不同程度的健康损害。同时也可以考虑给予医护人员定期体检,有问题及早发现,及早治疗,防微杜渐。

       

总而言之,在奋斗的路上,一旦健康出现问题,不但于自己来说是一种不幸,同时也是学校的损失,更会给家庭带来无尽的悲痛。

希望大家经常能够歇一歇,拥抱下转身就在的幸福,切莫过度透支健康,透支生命。

本文来源:中国医学博士联络站、中外学术情报、募格学术此前报道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源。

如果不想错过每日精彩

一定要星标置顶哟~ 

后台回复关键词:福利

学术君精选

博士生2岁儿子闯入高校毕业典礼!全场都嗨了…

大四本科生发明AI论文生成器,写出的论文达到几近完善程度

娶妻当娶女博士,想想都有点小激动

▼ 点击「阅读原文」,获取更多免费资源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学术资源大全

相关文章

版权声明:

本网站(网站地址)刊载的所有内容,包括文字、图片、音频、视频、软件、程序、以及网页版式设计等均在网上搜集。

访问者可将本网站提供的内容或服务用于个人学习、研究或欣赏,以及其他非商业性或非盈利性用途,但同时应遵守著作权法及其他相关法律的规定,不得侵犯本网站及相关权利人的合法权利。除此以外,将本网站任何内容或服务用于其他用途时,须征得本网站及相关权利人的书面许可,并支付报酬。

本网站内容原作者如不愿意在本网站刊登内容,请及时通知本站,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