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四青帽子的普通青椒:来校第一年,我是学院首席跑腿官

  • Colin
  • 0

来源 | 募格学术原创(作者:胡萝卜)

编辑 | 学术君


最近几年,人们已不再盲目迷信帽子一定对应科研水平,但是另一方面,兄弟们也还是希望在自己身上复制一下过去那些“老学霸”平步青云的传奇篇章。

有时候大家会互相鄙视对方论文数量不够多质量不够好,能上去肯定有大佬高抬一手,但又喜欢暗地里对自己所拥有的一些“关系”在心里乐开了花。

到底在今天什么东西更重要呢?奇遇发生在我们身上的可能还有多大呢?

最近疫情期,国内的大哥大姐暂时停顿了手头的工作,我也和其中几位聊了聊,问问他们的近况。前人的经历后人的参考,他们的故事激发了我的一些思考,于是决定写下来抛砖引玉和大家分享讨论一下。

注意:这几位大哥大姐都没有四青帽子,都是平淡的生活,所以提前告知大家本文的故事一点都不让人心潮澎湃(才怪)。


师兄A

这位老哥读博时和我在同一所学校,当时就认识。老哥很热情友善,时不时烙饼给大家吃。每天一包烟,赛过活神仙,听他自己说从小学就开始吸烟,我也很是诧异他怎么到现在还活着?老哥很勤奋,自主能力很强。倒霉的地方是导师不给力,很懒惰。

平均一篇论文要拖一年多才给看,最后这位大哥也延毕了一年才勉强达到毕业要求。因为当初是csc出国,所以毕业就回国了,投奔硕士时的导师,成了成都某211师资博后。

老哥回去一年多了,遗憾的是几乎没怎么做自己的事情。每天忙着给大老板打杂,订机票,订酒店,写发言稿之类的杂事层出不穷。

目前师兄很焦虑,师资博后不是长久之计,考核期内能不能实现副教授的小飞跃关乎他身后的小家庭的幸福美满。当初看上去大树底下好乘凉,可乘凉的条件自然也是要不断给这棵树浇水施肥燃烧自己。就像子曾经曰过:殊不知命运的馈赠,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师兄B

这位老兄和前面那位老哥出自同一个教研大组,同样csc公派。

不知道为什么,他们那个组这几年所有的中国人没有一个干净利索按时毕业的。现在还有两个延毕的博士每天挑灯夜战。相比上一位老哥,这位兄弟就更干脆了,标准学制期满的时候一篇论文都没有,那么怎么办呢?我只能讲一个俗套的故事了:

B的硕士导师也是一棵大树,B在这边保留了学籍,回到硕士导师的身边,长沙某985继续进行研究,回去一年多,上周告诉我终于成功发表了一篇EI。人生实苦,难以捉摸。若不是老兄家里早已在苏州帮忙搞好了房子,而立之年的他一定每日备受熬煎。

大家可能觉得老兄差点意思,但是其实学术生活只是一方面。B可能是由于家里的原因在做生意上还是很有头脑的,在国内读书的时候去房地产做过销售,去中专大专做过兼职老师,也自己开过面向祖国花朵的应试技能提升培训班。

硕士时候就早已租住在学校外面,为人爽快大方,口碑很好。

师兄C

这位师兄中规中矩,平平淡淡。说句实在的,其实一般情况下若不是好风凭借力还是难以上青天的。

所以这位师兄毕业之后直接回到家乡郑州的一所普通高校。从讲师干起,好在每天可以回家吃饭睡觉也就没什么买房买地的压力。

我在一次回国开(hua)会(shui)的时候认识了他。他当时负责接待,会议期间负责引导,会议之后陪吃陪玩。一起去了洛阳看了文物吃了水席。

说实话师兄这种青椒很累的。连着几天从早到晚,最后一天还四点多起床开车送参会的一些老师去机场。和师兄A一样,刚回来第一年的青椒基本上就是学院里的首席跑腿官,负责着许许多多和吃喝拉撒有关的签字画押。

但是师兄也并不排斥,没办法嘛,自己的确并不是惊天地泣鬼神的人才,在这里也谁都不认识自然要慢慢来。最近和一个情况相似的女青椒小姐姐相谈甚欢,发cns的事情就先放一放了。

师兄在国外时候几乎走遍了他所在国家的所有城市,也是见过世面的人了。我和他仅有干杯之交自然无法套取他心里盘算的发家计划。但是师兄微醺的时候曾经告诉我,2020年美国公司债到期,美股估计会崩一下。

师兄D

这位师兄是从我们组的另一个老师的教研室毕业的,得益于小学时候为了少交几年学费而跳级,他毕业的时候只有25岁。

师兄当时很老实,觉得csc出国就必须回去,完全不相信可以通过什么骚操作留下来搞IT。在一次开会的时候接触了一位在美华人大佬,相谈甚欢。大佬当年正好要千人计划走一遭,师兄就一拍即合鞍前马后自愿去了上海某双非。

结果年纪轻轻果然容易被套路,大佬是个候鸟型千人,根本没有全职回去,国内捞点好处,人还是主要在国外的。而师兄的任务就是帮大佬打点学校的琐碎以及国内的公

师兄在归国的第一年里心中跑过了无数匹骏马,但他毕竟基础好,跳槽解套去了深圳的一所研究院,干了两年多又去了滴滴,据他说自己去年一度拿到了阿里P8的offer但想了一想还是拒绝了,我猜,可能他害怕在阿里做P8征婚时候会受到歧视吧。

我问师兄,后不后悔当初被人利用没去一所好点的高校或者留下来博后再憋点文章。师兄说不后悔,毕竟现在上海和深圳都有房子,当初要是回来晚了就买不起了。

师姐E

这位师姐毕业于东北某非HIT的985高校。

博士期间可谓经历丰富,结婚生子开网店,师姐毕业的时候已经攒了小几十万积蓄,不过代价是师姐博士读了八年多,可谓精耕细作和母校培养了深厚的感情。

师姐英文不太顺,没什么sci文章,但是这对于一个私营业主来说是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毕业时候若不是逼近了35岁的年龄红线,师姐还会去清华做两年艺术类博士后,虽然她学的是工科。

毕业之后不想留在东北,于是扬鞭南下,手里拿到的offer筛筛选选之后最终落脚在美丽的鼓浪屿旁边。师姐所在的大学虽然排名上闻所未闻,但是却是市政府的亲儿子,相比于集美大学这种没人管的省属大学,师姐的学校经费还是比较充足的。

师姐作为讲师年薪25,想来也是不错了,毕竟深圳大学AP的名义工资也据说只有50。况且师姐的副业不会停息,若不是最近疫情没法发货,她估计根本没有时间和我聊天。




基于这些普通人的故事我想谈一谈自己的看法。
 
高校青椒生活压力大是尽人皆知的共识,但是为什么我们国家的内卷就看起来如此严重呢。

我想是东亚地区普遍存在的一个地狱式竞争问题,我们的产业很狭窄。我们重视教育,以庞大的人口为基,我们就能为社会提供很多高素质的劳动力。但是这些人力资源可以发挥作用的产业却比较少,拥挤在几个赛道上相互碾压。

近几年出现了很多奋斗逼就是一种很有代表性的写照。

农化公司、生物公司我们都没有可以走向世界的选手,大量生化环材的兄弟无法发挥自己的能量于是转学代码挤压大厂名额,大厂门庭若市于是决定承担社会责任给每一位员工都提供应得的福报。

广大博士兄弟都想去高校,于是高校也水涨船高一年一个价格。曾经在知乎看见这样一句话,可能有点政治不正确,分享出来大家看一下:如果一个专业最高级的目标就是找一个教职的话,那么这个专业一定是社会不需要的。

大家削尖了脑袋发论文让自己看上去更优秀,去讨好高校的选拔制度,彼此之间像奋斗逼一样相互轻视,相互碾压,在互联网中战天斗地,在现实生活中勾心斗角。

然而巨大的精力付出之后,收到的回报却也只是无根之木,说不上哪一天由于什么飞来横祸就被人扒光过去种种发家史。

因此,虽然大家都知道我国人口众多,但是其实高等教育人口比例并不高。我想博士的生存压力最主要的还是因为我们坑位太少,除了高校以外难有合适的栖身之地。

大家拥挤在位数不多的岗位上竞争难免显得惨烈。然而我想大家找错了用力的方向,搞错了对手,大部分人都是穷学生,30年前农民考上清华等于阶层跃迁,而在今天…。

强者互持,弱者互撕,高校之间的鄙视链就是一个不错的写照。然而仔细想想,其实也就中产能说出年入17万和年入170万的区别。

作为无依无靠的老实人,我想我们与其去搏一个奇遇,不如安心做一些能积累滚雪球的事情。

当下人工智能火爆,其他专业以此为噱头搞一搞数据分析的确可以灌出很多文章。可在这个过程中大家并没有得到什么提高,如果最终灌的数量也不够,或者没能成功竞争过其他更有实力的选手岂不是一场空。

多年的灌水经验显然积累下来的都是一些肤浅的碎片知识,拿去转行也不现实。这样的赌博行为,是不是还不如踏踏实实学好数学呢?起码理工科博士的最重要的差距就是数学,有了根,以后就还有希望。

另一方面,如果大家志不在此,想找个稳定的工作然后做点副业安静地做个有钱人,那么是不是就要先正视自己的目标。牺牲学校排名去换一个有编制的岗位又有什么不可以?况且其实国内50名之外的学校,谈排名还有多大的意思呢?


本文来源:募格学术原创(作者:胡萝卜)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源。


如果不想错过每日精彩

一定要星标置顶哟~ 


后台回复关键词:福利

学术君精选

我那位读博的学姐,后来选择退学了
北大药学院院长被指涉嫌学术造假,同组院士做出回应
一位延期博士的苦恼:我的导师为何如此偏爱在职博士?


▼ 点击「阅读原文」,获取更多免费资源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学术资源大全

相关文章

版权声明:

本网站(网站地址)刊载的所有内容,包括文字、图片、音频、视频、软件、程序、以及网页版式设计等均在网上搜集。

访问者可将本网站提供的内容或服务用于个人学习、研究或欣赏,以及其他非商业性或非盈利性用途,但同时应遵守著作权法及其他相关法律的规定,不得侵犯本网站及相关权利人的合法权利。除此以外,将本网站任何内容或服务用于其他用途时,须征得本网站及相关权利人的书面许可,并支付报酬。

本网站内容原作者如不愿意在本网站刊登内容,请及时通知本站,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