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彦宏被浇水后飙英语,这里有一个“科学梗”

  • Colin
  • 0

本文已获授权

来源 | 中国新闻周刊(ID:chinanewsweekly)

作者 | 张田勘

7月3日,2019年百度AI开发者大会上出现突发状况,百度董事长、CEO李彦宏在展示完小度最新功能后,突然有观众冲上演讲台向李彦宏头部浇了一瓶矿泉水。面对这一突发情况,李彦宏先是一愣,而后用英语问道:“What’s your problem?”随即,这一视频传遍网络,成为热搜,引发各种关注。

 

显然,李彥宏遭遇了应激反应,他的回应不只解释了经典的应激反应理论和行为,还扩大到其他学科。按应激反应的解释,人们遇到应激源(对人身心有重大刺激的突发事件)要么是战斗,要么是逃避。还好,李彥宏的反应是既没有战斗,也没有逃避,不过,他的这种“非典型”的反应还是有一点“战斗”的意思的。飙英语问对方“你出了啥问题”,这句话的深层含义是:“你想干啥?”“你搞什么?

 

李彥宏的回应还是比较有风度的。这一挑衅并没有影响他的讲演,而且他把现场的突发状况转化为了一个小幽默——“大家看到了,在AI前行的道路上,还是有各种想不到的事情会发生,但不会改变我们的决心。

 

不过,吃瓜群众感兴趣的是,在受到挑衅和刺激后,为何李彥宏飙出来的是英语,而非自己的母语——汉语。这有点解释不通,为何不用最容易的母语来应对,反而要用英语呢?应该说,这与应激反应时触发语言中心的哪一种语言机制或语言神经通道有关。

 

李彥宏飙英语,当然是有过去深厚的教育和生活背景的。李彥宏1991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信息管理专业,随后赴美国布法罗纽约州立大学完成计算机科学硕士学位,毕业后在美国多家公司工作,一共在美国生活、工作了8年,英语是相当熟练的,而且他用的是美语。

 

有了这个基础,在受到重大和突发刺激时,冒出一句“What’s your problem?”就和用汉语回应“你搞什么?”一样自然。即便是母语在其大脑语言中心所占的比例偏重,在一个硬币抛向空中落地后,也都只是各有50%的比率,要么是用汉语回应,要么是用英语回应。正如应激反应,要么战斗,要么逃避一样,只不过,这次随机发生的结果是“冒出”英语来。

 

李彦宏的反应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一些新闻报道里报道过的案例:某些人在昏迷苏醒后,会讲流利的外语,反而是连母语也不会讲了。这类报道在国内外曾有不少,但很多都语焉不详。仔细分类,该情况又分为几种:一是以前根本没有学过外语,或者也不会某些方言,但受伤昏迷醒来之后突然会说某种外语或方言;二是以前学过外语,昏迷醒来后就只会说外语,不会说母语;三是一些人所谓苏醒后会说流利的外语不过是一种外国口音综合征(Foreign Accent Syndrome,简称FAS)。

 

无论是上述三种情况的哪一种,实际上都是人们受到创伤后影响到大脑的语言中心而产生的结果,只是因为大脑语言中心的不同部分受到不同伤害,以及受到创伤的程度有轻有重,才表现出说外语还是说方言的种种情况。

 

大脑中的语言中枢(语言区)是统管语言和理解功能的,这个区域又分为多个功能区(至少有4个)。一是运动性语言中枢即说话中枢,在额下回后1/3处,如果受损,无法说话;二是书写性语言中枢即书写中枢,位于额中回的后部,如果此处受损,则书写困难或不能书写;三是视觉性语言中枢即阅读中枢,位于顶下叶的角回,如果受损,则失去对文字符号的理解,也就是失读症;四是听觉性语言中枢即听觉中枢,位于颞上回后部,能调整自己的语言和听取、理解别人的语言,如果受损,则说话不利索并且不能理解别人说的话。

 

大脑受伤后,或遇到应激反应后说出不同的语言,显然是有两个区受到影响的结果,也就是说话中枢和听觉中枢受到影响,然后启动了不同的语言通道。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受伤生病影响到大脑而致只能说外语或方言,主要的情况还在于,说话者此前学过外语,或者外语是相当好的,本来就是可以用双语思维的人。

 

国内也有这样的案例发生。2015年,媒体报道了湖南一位94岁的刘老太太因为患脑梗而住院救治,手术很成功,但老太太苏醒后,只会说英语。原因在于,老太太年轻时候当过30年的英语老师,但脑梗发作之后就完全不会说话了,没想到手术治疗恢复了她的说话功能后,却只能说英语。这说明,她的说话中枢中分管英语的神经元恢复得快或功能没有受到影响,而分管汉语的神经元受到完全损害,以致不能说汉语。而且,一个重要的前提是,她的听觉中枢并没有受到伤害,能听得懂汉语,也能理解人们的意思,才会只能用英语回答医护人员和亲人们的问题。

 

对于以前没有学过外语,但苏醒后能说流利外语的现象,首先得看这样的新闻是否真实,而且他们说的流利的“外语”是否是真的外语,抑或只是一系列口齿不清的语音或音节,而且他们说“外语”的时间有多长。如果这些情况都能证实,只能说,现代医学尚不能解释其中的奥秘。但是,一些研究能为人们提供解读这种情况的线索。

 

例如,英国牛津大学的安东尼·摩纳哥和西蒙·费希尔研究小组在2001年10月4日的《自然》杂志发表文章认为,人类的语言能力是与大脑基底节中的叉头框P2基因(FOXP2)有关。FOXP2基因是在一个称为KE家族中发现的。这个家族三代人有24名成员,但是,其中一半人无法自主控制嘴唇和舌头的运动,因此发音和说话极其困难。而且,他们也存在阅读理解障碍,表现为不能正确拼写词语,难以组织好句子,弄不懂语法规则,很难理解别人说话和进行阅读。此后,在其他一些说话困难的人中,也发现了FOXP2基因的异常。

 

还有研究人员发现,人能说话、唱歌、吼叫和动物能发声,如鸟儿能发出婉转动听,甚至悠美绵长的歌唱都是因为有FOXP2基因。但是,人与动物的FOXP2基因又略为不同,这才让人类有复杂的发音功能,并产生了语言。

 

对鸟的研发发现,它们鸣唱的神经系统有两条主要的通道,一条是发声运动通路(VMP),这个通道与人脑皮质-脑干运动通路是同源的。另一条鸣唱通道是前端脑通路(AFP),此通路参与鸣唱学习。AFP与人类皮质基底神经节-丘脑-皮质回路同源。

 

或许是人的这两种不同的原始发音通路在受到创伤后有所改变,才导致了一些人原本不会说外语或方言,但是在昏迷或受到严重刺激后会说原来根本就不会的外语或方言,这可能是人的动物最原始的语言功能的一种昙花一现的反映。

 

至于口音综合征的解释,就更有科学基础了。口音综合征既可表现为一个美国人在昏迷苏醒后说话带有法国口音,又有可能是一名中国人苏醒后说汉语带有美音或伦敦音。这实际上既与患者的说话中枢受损有关,也与患者的呼吸和发音器官受损有关,并且是大脑不能正常控制说一种语言时的发音方法,如嘴唇、舌头、声带和呼吸不受大脑控制,发出异样的声音,因此,说起话来要么是吐词不清,要么是语调错误或发错音节,甚至是舌头灵活性受到影响,导致旁人听他的话就像带有异域的音调或某地方的口音。

 

另外,大脑特定部位脑缺血可能导致某些短期记忆丧失,同时长期记忆却被唤起,因此患者在对以前某些人的口音记忆的影响下,会使自己的口音发生变化。

 

因此,李彦宏头部突然被浇水以后,第一反应是飙英语,这个现象是能获得比较圆满的解释的。只是,那些从未学过外语的人在受伤苏醒后或在重大应激反应后能说外语和方言,这个现象还是比较难以解释的,只有期待未来的科学发展能解开其中的奥秘了。

本文来源:中国新闻周刊(ID:chinanewsweekly)作者:张田勘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源。

如果不想错过每日精彩

一定要星标置顶哟~ 

后台回复关键词:福利

学术君精选

官方劝退?Science发文:读博压力大,不如退学吧…

他大三就在顶刊发文并被邀成为审稿人:我只是比要求的多做一点

“无人禁区”里的博士夫妻 他们的爱情没有风华雪月 只有大漠孤烟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学术资源大全

相关文章

版权声明:

本网站(网站地址)刊载的所有内容,包括文字、图片、音频、视频、软件、程序、以及网页版式设计等均在网上搜集。

访问者可将本网站提供的内容或服务用于个人学习、研究或欣赏,以及其他非商业性或非盈利性用途,但同时应遵守著作权法及其他相关法律的规定,不得侵犯本网站及相关权利人的合法权利。除此以外,将本网站任何内容或服务用于其他用途时,须征得本网站及相关权利人的书面许可,并支付报酬。

本网站内容原作者如不愿意在本网站刊登内容,请及时通知本站,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