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士延期那年,我拿着刀要回了我的800块钱

  • Colin
  • 0

来源 | 学术志(ID:xueshuzhi001)

作者 | 章辉

 
博士延期那年,我的生活陷入了困顿。
 
每年一万四千块钱的助学金没了,每年一万块钱的奖学金也没了,我的论文还未写完,无法出去打工,而寄居的出租屋又是如此逼仄,闪转腾挪也容不下来京探望的父母,于是只好一边写论文,一边自己照顾嗷嗷待哺的孩子。那年秋天下了一场雨,最后一场秋雨下完,我第一次感觉到了生活的寒冷。
 
当然,延期一年也不是没有一点好处,比如每年要交的一万块钱学费,也没了。
 
又比如,学校食堂的饭很便宜,虽然延期了,但是也依然能去学校食堂吃饭。
 
平时不怎么注意生活的我开始小心翼翼地安排起了自己的生活,不管睡多晚,早晨都要六点半起床去学校食堂吃饭,出租屋离学校不远,走过去十五分钟,吃饭十分钟,走回来也是十五分钟。一来一回间,一小段论文往往就有了眉目。
 
七点十分到“家”,爱人已经给小宝做好了饭,盖在锅里。见我回来,她换鞋、拿衣服、背包、出门,赶地铁,去单位吃早饭。悉悉索索之间,我俩的交班并没有太多的语言。唯一相同的是我俩都不在家吃饭,一是因为买菜太贵,二是因为做饭太浪费时间,三是因为我的书房就设在厨房里,学术与油盐酱醋总有些不搭。
 
我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把早晨走路时想的论文写出来。对于一个博士生来说,走路和睡觉同样重要,有时候一晚上想不明白的问题,睡上一小觉就想通了,或者,白天怎么也读不懂的文章,走上一段路突然也就懂了。
 
只是对我来说,睡觉和走路哪个更有助于写论文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得把这点灵感赶紧写下来,否则小宝醒了,上午500字的任务就完不成了。
 
上午八点,刚写了300多个字,小宝醒了,于是一阵忙碌,给她穿衣、洗手、收拾尿布然后喂水喂饭。喝水的杯子要先烫过,而做好的米糊要先拿出来凉着,饭前给她带围裙,饭后要及时刷碗……我一边像做化学实验一样处理着各项事宜,一边又想着论文接下去的写法。偶有灵光乍现,便让小宝看一会儿手机,我则在电脑上飞快地把想法打出来。
 
中午照旧做饭、喂饭,只是下面条时会多下一点,我也能跟着吃一口。写论文时不敢多吃,吃多了容易发困,平时不活动也容易长胖。
 
下午则会好点,若有耐心将她哄睡,便会得到两至三个小时的“闲暇”时光,而这,正是写论文的最好时候。
 
小宝一般下午四点会醒,我做好辅食,喂她吃完,就一边摇着小车,一边打盹,小宝咿呀和我说个不停,我则有一句没一句地答应着,直到她大声哭起来,我才揉揉眼,拿手机给她放一段小猪佩奇的故事。
 
下午六点,我推着小宝去校园散步,等爱人下班,一起在学校吃完饭,然后回去再给小宝做饭。晚上,爱人洗衣、拖地、给小宝洗澡、哄她睡觉,而我则一动不动地坐在电脑面前,焦虑地读着文献……
 
直至晚上十一点,出租屋里所有的灯都灭了,只剩我一盏台灯的时候,我的心才逐渐宁静下来。此时,我再也看不清出租屋里陈旧的家具和摆在书桌旁边的一堆萝卜、茄子和白菜,只有一盏台灯和一台电脑,伴我无声地思考“人类命运的问题”。
 
一个读书人总想有个书房,而黑夜,就是我最宁静的书房。
 
和琐碎的家务纠缠在一起的,还有生活的拮据。
 
读博之前,我短暂工作过四年,和爱人咬紧牙关,付了首付,在家乡小城买了一套两居室的房子。一位友人戏言,“很多人读到博士却依然很穷,不是因为学历太高,而是因为买房太晚。”他说的虽然有些反智,但有一半似乎是对的,喧嚣的城市里,有一个安身立命的住所,心里还是多了不少安全感。
 
“至少以后我要离开北京时,还有个去处”,我时常这么安慰自己。
 
家里只有爱人一个人工作,她的工资去了房租、房贷和小宝的奶粉钱以后,便所剩无几了,两方父母也会经常支援一点,只是我都三十好几了,实在无颜再让父母接济好在吃饭很便宜,衣服旧点也无需再买,手机经常关机,偶尔遇见应酬也假装没看见,便也少了很多花销。
 
只要小宝不经常生病,一切还能过去。
 
只有过年过节时略显寒酸,亲戚走不起,朋友结婚生孩子随份子随不起。只要不是还礼,便都消失匿迹地囫囵过去了。
 
读到博士我才知道,面子很重要,活着也很重要。
 
每月青黄不接,卡里只有几百块钱的时候,我总想起我借出去的一千八百块钱。
 
其中一千借给了小学同学,另外八百借给了同村的一个四弟,两人拿到钱后就销声匿迹了。小学同学换了手机号码,不知去向,而同村四弟说两个星期还我,现在过去两年了依然没有任何消息。
 
钱不凑手的时候,我催要了几次,每次他都说马上还,但每次都没有下文。
 
其实我和这个四弟并不太熟悉,在家乡调研请村民喝酒时相识,酒桌上他骂了那些发财以后不帮着村里的商人,也赞了我这个去了北京仍不忘家乡的博士。
 
只是没想到第二天,他就跟我借钱,我很为难,只是头天晚上被捧到了“当代武训”的位置上,又加上他言之凿凿地说两周就还,我也不好拒绝。他借2000,但我微信里只有1200块钱,于是就转给他800块钱,并告诉他说,“我也很紧张,尽量早些还我。
 
两周以后,他没还,我也不好意思一直催他,就这么过去了两年。
 
博士延期那年的春节,我在家乡遇上了他,便跟他催要八百块钱,他说明天还我,我说“我还有很多事做,明天要回城写论文,今天你得还给我。
 
他说回家拿,我便和他一起到他家里。到家里以后,他也没有任何还钱的意思,又说需要去镇上取,借口溜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过年他的家人也不在家,于是一直等到晚上八点,他回到家,看见我仍在等,不由变了脸色,他说:“你一个大博士能少这八百块钱?”“欠你八百,还催命式的要,根本就是看不起我。”“你什么博士?比那些奸商,更狠!”“我没钱,家里只有这些东西,你要看着哪个值八百,就抵给你。
 
他骂了一通,最后说:“你不走我走!
 
我也不知道哪里来了火,就跑到他家厨房拿了把刀,堵住了门说:“你不还我钱,谁也别想走。他楞了一下,大概也没想到我这博士会拿刀堵门,但他还是不怕,他说,“你砍我一刀吧,一刀八百,正好抵了。
 
我几次握紧刀,手不住的打哆嗦。这时,他的父亲看见院里亮着灯,恰好进来看看,见我在家,很是惊讶,问清缘由后,便替他还了八百块钱,直到现在我才知道,家里这个四弟因为网络赌博已经债台高筑了。
 
晚上十点半,我拿着要回来的八百块钱回家了。
 
现在,我已经博士毕业了,也有了稳定的工作。
 
只是直到现在我仍忘不了要来八百块钱的那个晚上。
 
那天,爱人见我情绪低落,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我没有说。晚上十一点,我论文写了一百多个字后,我打开电脑,看了一会儿《水浒传》。
 
《水浒传》里,宋江正豪放地借给李逵十两银子。
 
而三十多岁仍然在读博士的我,就着花生米,喝了一碗二锅头后,忍不住哭了起来。
本文系《学术志》“大学教师生存图鉴”系列文章,文章经作者同意后有删节。

本文来源:学术志 作者:章辉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源。

如果不想错过每日精彩

一定要星标置顶哟~ 

后台回复关键词:福利

学术君精选

那个躺着拿国奖的人,连论文题目都背不全…

同济招博士学历辅导员引热议,学历加速“贬值”中?

礼赞新中国,为学者免费出书!(文末赠书20本)

▼ 点击「阅读原文」,获取更多免费资源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学术资源大全

相关文章

版权声明:

本网站(网站地址)刊载的所有内容,包括文字、图片、音频、视频、软件、程序、以及网页版式设计等均在网上搜集。

访问者可将本网站提供的内容或服务用于个人学习、研究或欣赏,以及其他非商业性或非盈利性用途,但同时应遵守著作权法及其他相关法律的规定,不得侵犯本网站及相关权利人的合法权利。除此以外,将本网站任何内容或服务用于其他用途时,须征得本网站及相关权利人的书面许可,并支付报酬。

本网站内容原作者如不愿意在本网站刊登内容,请及时通知本站,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