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大学为什么会在“”双一流“竞争中遭遇滑铁卢?

  • Colin
  • 0

来源 |  大学声(ID:collegesay)

作者 |  陈大夫

在教育部公布的“双一流”名单中,几家欢喜几家愁,但山东大学却更属于后一类。

 

在“一流学科”争夺中的全面落败,让这所百年名校未来的发展前景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山大虽大,但早已无路可退

 

 

2017年9月20日,教育部、财政部、国家发改委联合正式公布了“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高校和建设学科的名单。

山东大学虽然和绝大多数985工程高校一起进入了一流大学建设A类高校的名单,但在更被教育行业内人士看重的“一流学科建设”数量的竞争中全面落败。

一流学科数量的多少,不仅直接关系到能够从国家拿到多少学科建设经费,而且基本可以体现这所大学在国内高等教育行业的地位。

建设学科数量超过10个的高校有12所,基本形成了国内高等教育的第一集团。

而山大这次只有数学和化学两个学科入选,位列一流高校A类中的末流,已经到了和湖南大学、云南大学、河海大学等同列的地步。

这则名单一出,山大校友和学生在网上的反应是一片哗然。山大官微“庆祝山东大学入选世界一流大学建设高校A类名单”的推文下面评论区是这样的:

说好的山川武吉好基友一起走,但现在武大10个遥遥领先这就不说了,川大6个,吉大5个,山大就俩,这让我们在其他三校同学面前把脸往哪搁?

在绝大多数山大校友印象里,多年来山大一直是在全国十一二名的水平,某些年份的某些排名上还能偶尔进前十。

但没想到真的大家都用尽全力同台竞技时,山大的真实学科实力已经到了如此不堪的境地。

确实,这次的一流学科建设名单的思路确实有些迷,这和一流学科的认定机制还不成熟有关。

(来源:百度百科)

数学能进没什么意外,毕竟是展涛校长在任时花大价钱最着力发展的优势学科,化学情况我不清楚不评论。

但除了已经入选的数学和化学之外,山大能拿出来说说的恐怕也只有拥有国家重点实验室的材料、生物科学,以及继承自山医的临床医学三个学科。

至于一直被当做建校之本“百年山大,文史见长”的汉语言文学类专业,本来名额就不算多,这次入选的仅有6所高校:北大、北师大、南大、华中师范、陕西师范。最后一个还属于“自定”的。前面的五家,山大有信心挤走谁?

即使按照最理想的情况,山大觉得自己有资格进的学科全进去,也不过是5-6个一流学科的水平,和山大之前的江湖地位相差甚远。

 山东大学校长樊丽明

(来源:校友茶座)

而且你为了生物和材料没进去而愤愤不平,人家其他高校也有一把传统优势学科没有被列进去。

山大虽有百年校史和深厚的学术底蕴,但多年来文恬武嬉,精于政绩塑造而疏于真正的实力建设,在管理水平和科研水平上的逐步倒退大家有目共睹。

虽然我也觉得,这次挨了教育部的一个大嘴巴子打得是狠了点,但如果这一巴掌能够把某些沉睡多年的人打醒,那对山大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山大已经到了历史最危险的时刻,这所大学面临可能永远沦为国内二流的命运,山大虽大,但早已无路可退。

 

在山大搞学术创新,为什么这么难?

 

在知乎“在山东大学就读是怎样一番体验”问题下,最高赞答案来自知友“曹万方”,我觉得说的是一针见血:

“感觉就像是杨过当年在全真教学武功。

 

全真教乃玄门正宗,当年创教祖师王重阳武功独步天下,徒弟们却与他相去甚远。全真七子虽称得上高手,但不是绝世高手。

 

即便是这样的,平常也是难以接触到,传你武功的都是赵志敬之流,学术平平,还特别官僚。”

这则答案下面的评论里,不少山大同学纷纷点赞,表示这个比喻太贴切了,自己当年上学时就是这种感受。

电视剧中的全真七子

(来源:知天下)

 

全真教是怎样逐渐垮掉的:

全真教创教祖师王重阳打遍天下无敌手,被公认“天下第一”,全真七子的时候还算高手但算不上一流高手,到第三代弟子就成了江湖上任人宰割的杂鱼。

真正的问题在于:全真教不会创新,即使几个大佬一起闭关研究,也是糊弄人的假创新,搞出来的那点玩意吓唬吓唬业余人士还行,真得对上郭靖杨过这样的硬手就要出丑。

“小杨过研发了一个新招,一堆人都来抢功:这是在师兄鹿清笃的领导下取得的成绩;到了鹿清笃那,这又变成了赵志敬师父的领导下取得的成绩;到了赵志敬那,这变成了在王处一真人的领导下取得的成绩;到了王处一那,这又成了马钰掌教和全体班子英明决策的结果。”

(来源:网易旅游)

陈大夫有个同学,刚从国外读完博后就职山大,不到半年就辞职了。

他所在的院系在山大是个不太受重视的小学院,院里一直有这样一个“潜规则”:发文章时,一作不能署自己的名,而要让给众青年教师里资格最老的“大师兄”。

这样做的目的是集中力量堆paper,优先把一个人推上副教授,然后下面的师弟里再论资排辈确定一个新的“大师兄”,依此类推。

而且这样的安排还不完全公平,某些有背景的人(比如某些院领导宠爱的学生,甚至是地方某些领导子弟)还可以“加塞”。

他考虑了一下,自己家庭并没有学界的背景,在山大算是“外来户”,和学院里那些互相抱团的“本校造”土博玩这种竞争毫无优势。

而且前面排队的人太多,自己就算等上五年十年也不一定能排得上号做“大师兄”,到时候温水煮青蛙想离开也走不了了。于是就趁着人事关系档案之类的还没定在山大之前,果断跳坑到南方某高校。

据他说,光他们一个学院这两年因为相似的原因,在山大坚持不了几个月就纷纷出走的海归青年学者就有三四位,其中不乏美国top10名校回来的精英。

中央巡视组向校党委反馈专项巡视情况

我不清楚这种“潜规则”,是否仅仅属于他们这个学院的特殊现象。

但在国内高校人才竞争已经日趋白热化的今日,竟然还有玩这一套的,真的让陈大夫颇是出乎意料。

青年才俊自己搞出了创新成果,不仅不一定能从中得到利益或者地位,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能署,否则就会成为众矢之的的“刺头”。

这些年来,山大引进海外人才的力度不可谓不大,2017年四月份还曾经举办过全球招聘人才相关的媒体交流会,五位全球招聘的院长集中亮相。

(来源:齐鲁网)

但集中力量招聘这些已经功成名就的海外知名学者,仅仅是人才引进的一方面。

更重要的是让这些海外人才能够留得下,以及让那些有学术潜力的海外年轻学者能够认可山大,愿意把山大作为研究和任教的第一选择。

在这些方面,山大确实做的不够好,不仅在安家费等具体待遇上难以和南方高校竞争,在工作环境、管理制度上的差距则更加明显。

这样的门派,这样的高校,在激烈的江湖竞争中节节败退,地位一日不如一日,你还会觉得意外吗?

学术“近亲繁殖”,愈演愈烈何时止?

 

 

山东大学的青年教师中,本科或研究生阶段有山大背景的比例极高,在985高校中属于最严重的几家之一。

早些年山大还能本校博士直接留校,后来随着行业内“985”高校基本都立规矩禁止了这种做法,在山大想直接留校任教的口子也基本被封死了。

部分人就改成了事先跟导师领导口头说好,出去读博或做博后两三年镀镀金,然后还照例应聘回山大。

这样换汤不换药的做法在山大从未被禁绝,甚至罕有校内人士敢于提出这样的问题。

但这样一个系整个学科都是一个体系相似师承的现象,对于学术创新是非常严重的阻碍。

文小刚教授

(来源:赛先生)

山大目前像上一部分所描述的山头林立的学术风气,和教师队伍中严重的“近亲繁殖”现象有很大的关系。

当代著名理论物理学家,现任美国麻省理工学院(MIT)终身教授文小刚在接受“赛先生”的采访时曾经表示:

“我培养的学生我自己收,一个系的整个学科都是一个体系传下来的,这在美国是决不允许的。”

据文教授介绍,MIT的整个学术评估体系里,很多环节都是在刻意杜绝上下钻营走后门的可能性。

从招研究生、招助理教授到评tenure,每个细节都把拉帮结派的空子堵死,才能成功的杜绝学术近亲繁殖现象。而现在清华北大等国内领先高校也都在借鉴这样的制度体系。

而在山大,学校管理层,以及整个教师群体到底有没有意识到这是个问题?

陈哲宇教授

(来源:中国青年报)

学术山头之间的倾轧,得益者隐于幕后,而代价则是学校的实力和声誉,是慕名而来学生的前途,以及少数不可避免的”牺牲品“。

半年前发生的“陈哲宇案“,山大在这起案件中的种种做法让局外人颇为迷惑不解。

几个月前,听说陈教授已经从监狱里出来了,但他全部的学术生涯已毁,付出十年心血的神经生物学实验室也已经被兼并收编。

(来源:豆瓣)

此事在学界引起了轩然大波,给山大的人才引进工作带来了极大的阻碍。

国家花了近亿成本十年时间,好不容易栽下梧桐树引来了金凤凰,有人为了啃那微不足道的两口肉,回头就把凤凰炖成汽锅鸡了,影响有多坏大家不难想象。

为了维护自己“江湖一流门派”的名头不倒,多年来山大一直把几位早就退隐江湖,学术上不再活跃的老先生拉出来说话,掩盖自己二三代弟子越来越平庸的现实。

全真教第三代弟子的杰出代表:赵志敬

这样做的结果就是,到了真的要真刀真枪拼真实武功的时候,山大能拿出手的就全是一群赵志敬尹志平李志常之流,和人家的弟子对不了几招就鼻青脸肿被扔下台。

这次“双一流学科建设”上的全面溃败,实际上是在还山大多年来欠的老账。

就好像诺基亚不是一天倒掉的一样,山大的衰败也不始于今。

山大发展没有得到地方足够支持

 

一位长者曾经告诉我们:“一个人的命运,当然要靠个人奋斗,但是也要考虑历史的进程”。

对于大学也是如此,一所大学的发展是否顺利,和其处于哪个地区哪个城市关系非常密切。

山东作为全国GDP总量第三人均前十,公认的经济较发达省份,对高等教育的投入却

多年严重不足,山东高校存在与社会经济发展水平不相称的普遍贫困现象。

统计时间:2016年

(来源:百度百科)

我们对2007-2016十年以来山东,全国以及周边部分其他兄弟省市教育经费的使用情况进行了统计和分析。

我们发现,2016年全国平均每个大学生每年能够得到的国家各级财政支持是18474元,而每位山东高校的大学生则只有12892元。

不仅远低于全国平均,和全国最低的四川(12892元)也相差不大,处于全国垫底水平。

而且这样的现象至少从2007年时就是这样的,从未得到任何改善。

在山东的许多高校里,人员经费(老师的工资社保,学生的奖助学金)和公用经费(图书馆买书,实验室添置仪器,学校添置的办公设备,各类业务招待,以及水电燃气等费用)的比例极其畸形,国内其他省份的高校大约是一比一,而山东则是三比一。

本来投入就少得可怜,还主要都用于给老师发工资给学生发奖助学金了,剩下用于学校建设的钱不够塞牙缝的。

图书馆里的书籍就经常多年不更新;科研项目急需的仪器试剂迟迟买不了;老师参加外地学术会议差旅费不给报销,学生宿舍条件十几年如一日地惨不忍睹。

2016年,全国平均每个大学生能分到8067元的“公用经费”,而山东每个大学生则只有3258元,不到全国平均的一半,全国其他省份没有低于4000块的。

山东大学作为三所在鲁部属院校之一,在一般经费的来源上对省级财政依存度较低,受影响在山东各高校里已经是最小了。

但在某些土地、政策以及关键资源的分配问题上,山东大学的话语权仍然微乎其微,很多时候都处于“你不理解也得理解”的被动配合地位。

(来源:山东大学官微)

在去年筹建齐鲁医科大学的过程中,山大前身之一齐鲁大学的重要遗产:“齐鲁医科“的校名被无偿“征用”;

济南排名前三的公立医院:省立医院也被摘掉了“山东大学附属医院”的牌子,山大校方表示高度理解和配合。

在关于主校区搬迁章丘的问题上,山大校友群体对于山东省和济南市主导的搬迁方案一直有相当的不同意见。

当时在山大校友中有一定印象力的微信公众号“校友茶座”发布了针对山大的搬迁规划的调查问卷,总共收集到7356份有效问卷,其中91.2%的校友表示反对,而表示支持的只有5%。

引起争议的章丘主校区规划

(来源:齐鲁晚报网)

济南作为全国二线垫底的省会城市,城市发展定位不清,产业结构落后,不属于国家战略发展重点,将来的经济发展前景不明朗。

这些多年来常被陈大夫在内的济村人吐槽的现实情况,都都给校址主要位于济南的山东大学发展拖了后腿。

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让我们看看经济发展水平和济南基本相近的另一座省会城市——合肥和中科大的关系是怎样的:

60年代科大被赶出北京时主动接纳,省一把手亲自拍板从省委工作人员及家属的口粮中抠出来一份,给中科大的师生解决了吃饭问题。

力排众议接纳中科大的

时任安徽省革委会第一书记李德生

(来源:百度百科)

在70-80年代电力供应不足的时候,合肥为了保证学校供电,把科大列为优先于省市政府的供电单位。

拉闸限电时先停政府大院的,即使全城大停电科大也是合肥全城电灯最后灭的一家单位;

地理上本来不集中供暖的合肥,科大是全城第一个装暖气的单位,比政府都要早。

为了不影响科大地下室里的精密物理仪器的运行,特地修改了合肥的地铁规划。

合肥市2016年底给中科大的新校址规划

(来源:万家资讯)

科大回报给了合肥一众的国家重点实验室,以及围绕高校产生的一系列高科技产业链。

合肥作为国内城市中的后起之秀,90年代GDP不到济南的一半,而2017年则正式超越了济南。

虽然济南靠近期兼并了莱芜,2018年在GDP数字上会重新反超,但这种与发展无关的增长能持续吗?离再次被超越还有几年?

诚然,济南的落后背后有复杂的原因,但省市两级对高等教育的不够重视也显然是相当重要的因素。

陈大夫当年分不够没考上山大,但山大曾经在我彷徨无计时帮助过我,我对山大有种不是母校胜似母校的特殊情感,我也是真心为山大的未来感到忧虑。

“双一流“一声枪响,中国高等教育的竞争陡然升级,但愿山大不要在这种关键时期摔倒掉队,在全国高校竞争中再成了别人超越的对象。

远离教学事故!大学老师必备APP

 

来源于: 大学声(ID:collegesay) 作者  陈大夫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源。

 

后台回复关键词:福利

学术君精选

教授梁莹回应被指学术不端:犯过错但后来很努力,已提出辞职

撤销学位!清华大学科研团队因篡改图片、内容重复、虚假署名11篇论文被撤稿,校方做出回应

南大调查青年长江学者涉嫌学术不端问题 当事人:在学术圈待不久了

▼ 点击「阅读原文」,获取更多免费资源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学术资源大全

相关文章

版权声明:

本网站(网站地址)刊载的所有内容,包括文字、图片、音频、视频、软件、程序、以及网页版式设计等均在网上搜集。

访问者可将本网站提供的内容或服务用于个人学习、研究或欣赏,以及其他非商业性或非盈利性用途,但同时应遵守著作权法及其他相关法律的规定,不得侵犯本网站及相关权利人的合法权利。除此以外,将本网站任何内容或服务用于其他用途时,须征得本网站及相关权利人的书面许可,并支付报酬。

本网站内容原作者如不愿意在本网站刊登内容,请及时通知本站,予以删除。